币圈生存实录:风停了,飞猪摔死了

2018年9月1日 9:23转载

“我能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算不出人性的贪婪。”

“我能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算不出人性的贪婪。”




26岁的农村小伙曾文干过传销、做过资金盘,离开富士康后专职炒币,28天,用5000元赚了20多万,也曾试过一夜爆仓、负债累累,但他仍然相信投资加密货币是他实现“中产阶层跨越”最快捷的方式。


知乎大V、中科院遗传学在读博士李雷因误信币圈小道消息,盲目投资而几乎损失了全部的收入,在知乎上高调发帖指责“所有的虚拟币,全是骗子。”


45岁的韩国女教师金贤贞曾在去年秋天投入了约9万美元购买加密货币,她动用了她的存款和保险单,借了25000美元的贷款,而如今她的投资已经下降了约90%。她原以为加密货币投资是通往财富自由的唯一途径,但现在她终于明白,财富来得绝非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原以为买币能实现人生突破,结果等来的却是黎明前的黑暗。


因为太担心错过赚快钱的机会,一批又一批的人前仆后继地涌向加密货币投资市场,也许连他们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投资还是投机,但他们却毫不掩饰地将自己冒险甚至赌博的行为合理化,最后使自己走在危险的边缘。


1


《与陌生人说话》是腾讯推出的一档陌生人对话访谈节目中,最新一季它们把目光投向了加密货币投资人群,邀请普通的的币圈人物讲述他们所经历的币圈故事,第一期的《发财梦》就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曾文是第一期采访的主角。


今年26岁的曾文曾过网管、服务员,也在富士康做过普工,没文化、没人脉使他只能从事一些很底层的工作。


但一次误入传销的经历让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巨大的财富效应,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前所未有过的“有钱人的感觉”,“我感觉这里就是我的翻身之地,我在这里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从传销组织出来后,曾文开始决心永远告别打工“这条错误的道路”,他认为打工来钱太慢,通往财富自由的路上一定能找到一条捷径,这也为他后来做P2P和互助资金盘开了一道口子。




加入传销组织后的曾文第一次穿上西装皮鞋,也第一次被叫“老板”


通过资金盘操作,曾文赚了近20万,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做资金盘时,曾文是这么说的。


“大家都在做。有的人赚,有的人亏,就看谁跑得快。”


资金盘的本质就是击鼓传花,先进者赚后进者的钱,只要源源不断地有人入局,你就不会亏,于是每个人都不相信自己会成为最后的一个接盘侠。曾文明白这个游戏的规则,他甚至自信地认为自己能掌控规则。


但崩盘来得远比想象中的快,参与的资金盘崩盘,贷款投资失败,曾文投进去的钱全部打了水漂,还欠了30多万外债,曾文一夜回到解放前。


尽管已经破产,但打工还债的念头曾文一秒钟也没有过,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还债方式,就是找到更快的来钱方法,然后一条路走到黑。



2017年,虚拟币迅速飞涨,曾文看到了翻身的机会,借了5000元就横冲直撞地进入了币圈。疯狂的行情使曾文很快就还清了债务,他干脆从富士康辞职,专职在家炒币,最高峰的时候能够日入三万。


“我没有去研究过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那是技术人员该去了解的,我只是一个参与者,我只需要从里面得到利益。我不看好以后的数字货币,我只是跟着趋势,我要在里面分一杯羹。”


曾文把币圈看作是另一个资金盘游戏,做最开始跟着趋势的那批人,赚后进来的人的钱。


然而他还是“被割”了。2018年1月中旬开始,比特币开启下跌通道,仅前三個月就下跌了近50%,曾文之前在币市赚到的钱全部亏光,他再次成了穷光蛋。


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当风停了,那些飞起来的猪摔得比谁都惨。


曾文享受过一夜暴富的滋味,也亲口吞下过投机的苦果,现在的他依然相信币圈投机是他实现“中产阶级跨越”的唯一方式。


“最起码要赚1000万吧”。


2


曾文是“投机”的信徒,在投机亏损后依然选择死守在币圈,但对“投机”认知不足的,就会选择愤然离场。


知乎大V、中科院遗传学在读博士李雷,最近在知乎上发文抨击虚拟币,称“所有的虚拟币,全是骗子。”


事件其实非常简单,李雷经过熟人介绍盲目投了自己不懂的项目,结果血本无归,现在站出来现身说法,提醒大家不要重蹈覆辙。


文章中,李雷说,“我完全想错了,币圈本来就是零和博弈,而我却去玩价值投资。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我被收割。”李雷把亏损的主要原因归结为自己用价值投资的心态去投资虚拟币,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整个虚拟币市场就是一个投机市场,但发现时为时已晚,自己已经“被割”了。


李雷在知乎上发表文章《希望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辙》,称“币圈本是零和博弈,自己却去玩价值投资”


知乎上的一些评论值得思考。网友“ONLY”认为,虚拟币投资失败一点儿也不新奇,李雷进入币圈的时候,这一天就必将到来。李雷现在站出来发声,不过是因为“别人割得,我割不得”的心态在作祟。


也有网友认为,币圈的游戏规则本来就是公开的,先进场的赚后进场的人的钱,认知水平高的割认知水平低的人的钱,既然在知晓游戏规则后拥抱了这个游戏,那无论结果是正是负,都该独立承受。


大家似乎都对“币圈就是一个大赌场”达成了共识,进去的人都是赌徒,赌徒不分学历高低,有小学毕业的底层打工仔,也有中科院在读博士;赌徒也不分财富多寡,底层赌命,中产赌财,富豪赌国。只要是人就会有赌性,只要有赌的地方就会有人。只是有的人赌品好,有的人赌品差,但本质上都是赌徒。


最可怕的是,他们毫不掩饰地将自己赌博的行为合理化,错把运气当能力,最后亲手把自己推向危险的深渊。


2017年年底,整个币圈的市值涨到了非常高的位置,也即所谓的牛市,一时之间,涌现出非常多的辞职去专门炒币的人,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投资能力足够厉害,但实际上,两个月后,到了熊市,这样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少。


3


不单是中国的投资者,其他国家的不理性投资者,也正在为自己的疯狂行为付出代价。


45岁的韩国女教师金贤贞曾在去年秋天投入了约9万美元购买加密货币,她动用了她的存款和保险单,借了25000美元的贷款,而如今她的投资已经下降了约90%。她原以为加密货币投资是通往财富自由的唯一途径,但现在她终于明白,财富来得绝非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一位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投资者,去年12月份贷款了10万美元来购买加密货币,如今他认为接下来的3年只有用自己的工资来填补这个大窟窿。


当人们把关注的重点从区块链行业转移到投机炒币的那一刻起,整个行业的泡沫实际上已经开始催生了。任何一个新生行业有泡沫不见得是件坏事,怕的是,当泡沫破裂时,受伤害最大的是无数普通的老百姓,他们明明没有获得那么大的利益,却承担了最大的风险。


有人说,中年人用房子割年轻人,年轻人用虚拟币割回他们。对虚拟币的疯狂追逐,究其根本是对跨越阶层的渴望,一幕幕的疯狂和绝望皆由此起,他们妄想以堆积的财富作为筹码,去换取本应用勤劳和汗水来赢得的尊重,这本身就是一种社会病态。


人们都只顾着抬头仰望天空,殊不知,贪婪与无知,正将他们一步步推向危险的深渊。



最后用德裔美国诗人查尔斯・布可夫斯基作品中的一句话作为文章的结束:


The problem with the world is that the intelligent people are full of doubts, while the stupid ones are full of confidence.


这个世界的问题是睿智的人充满了怀疑,而愚蠢的人充满了自信


展开全文
本文来源:币乎阅读原文
打开APP,获取阅读奖励
区块链贷款币圈

点赞

0

为您推荐

谈谈区块链的重要性

会飞的鱼2018年9月1日

item.articleTitle

为什么区块链不被信任?

不需要懂2018年9月1日

item.articleTitle
item.articleTitle
最新评论1条评论
  • Stark2018-09-01 17:59

    已实名

    币圈万象

打开千氪,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