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力避“跑偏”

2018年6月27日 14:19转载

自2016年7月起国家大力推动特色小镇建设后,各省积极响应,特色小镇不断涌现,呈现出一批产业“特且强”、形态“小而美”、机制“新又活”的小镇,成为经济结构转型的新样本。一面是火爆的建设场面;另一面有的...

  自2016年7月起国家大力推动特色小镇建设后,各省积极响应,特色小镇不断涌现,呈现出一批产业“特且强”、形态“小而美”、机制“新又活”的小镇,成为经济结构转型的新样本。

  一面是火爆的建设场面;另一面有的地方却出现发展乱象……作为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特色小镇该怎么走?走向何处?

  记者走进特色小镇建设起步较早的浙江,恰遇到这几天,特色小镇正在进行一年一度的大考。

  需要产业定位

  自2016年7月起国家推动特色小镇建设以来,我国的不少省份迅速作出反应。浙江、河北、天津等都出台意见,提出到2020年特色小镇固定资产投资完成50亿元。截至2017年底,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都提出了特色小镇建设计划,其中20个省份明确了具体建设数量,总量达到1700多个,且均要求在2020年前创建完成。

  江苏提出,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特色小镇创建聚焦高端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创意创业、健康养老、现代农业等产业;浙江提出以产业为导向,通过特色小镇建设,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浙江拥有深厚的产业基础,形成了众多块状产业、特色产业。据悉,自1997年始,浙江全省88个县市区中有66个形成了块状经济,年产值超过亿元的区块达到306个。例如慈溪小家电、南浔木地板、桐乡蚕丝被、诸暨袜子、上虞伞业、义乌小商品等,这些块状特色产业规模不大,但是市场占有率很大。

  曾经依靠粗放方式发展起来的“块状经济”前些年遇到了“瓶颈”:产业低端,如诸暨的袜业,一双袜子利润仅两三毛钱;往深层次追究,缺乏创新、转型升级不到位。

  如何解决?2015年,浙江省政府提出,未来3年总计投入5000亿元培育100个左右特色小镇。目前,108家特色小镇都由深厚的产业积淀而成。

  不是盲目制造特色

  经过这两年的蓬勃发展,许多特色小镇已显现活力,但一些地方的特色小镇显现了建设弊端:概念不清,定位不准;盲目发展,质量不高;同质化严重,特色不鲜明;房企过度参与,变相搞房地产开发等等。

  特色产业是特色小镇发展的核心,有专家指出,选择什么样的产业?如何做精做强特色产业?才是保持特色小镇生命力的最关键因素。

  记者在走访时发现,浙江特色小镇重在打造适合特色生长的土壤,为防止特色小镇建设“跑偏”,从顶层设计上就力弃房地产开发。2015年4月,浙江省政府就出台《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对特色小镇的创建程序、政策措施等作出规划,根据《指导意见》,浙江省将在三年内培育100个特色小镇。

  紧接着出台了《浙江省特色小镇创建导则》。根据《指南》,浙江特色小镇创建规划在遵循“产业‘特而强’,功能‘聚而合’,形态‘小而美’,体制‘新而活’”的原则基础上,分成“以提供技术与金融服务产品为主”、“以提供实物产品为主”和“以提供体验服务产品为主”三大类,作为引导特色小镇“特色化”规划建设的分类基础。

  同时,浙江对特色小镇的形态、功能提出了细致要求。在形态上,原布局在城乡结合部,规划面积控制在3平方公里左右,建设面积控制在1平方公里左右,所有特色小镇建成3A级景区,旅游产业特色小镇按5A级景区标准建设。

  浙江之所以对特色小镇分类别分细化,就是为防止特色小镇建设“跑偏”,从顶层设计上就力弃房地产开发,规定:“产业定位须符合信息经济等七大产业以及丝绸等历史经典产业;投入资金须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亿元以上(商品住宅项目和商业综合体除外)。”

  在这一要求下,浙江的特色小镇形态各异,不拘一格:有的依山,有的傍水;有历史古镇,也有现代产业园区;有的改自古粮仓,也有厂房规整的新建筑。

  如杭州“云栖小镇”,四面环山,一泓碧水从镇中蜿蜒而过,“云生态”是小镇的主导产业。“一出门,随处能碰到同行;一聊天,很快就碰出火花。”IT精英们对这样的高端要素集聚、行业人才遍布小镇赞誉有加。

  特色小镇的“溢出效应”

  特色小镇创建,有带动有效投资增长、促进城乡一体化、推动改革创新迈向纵深等多项“溢出效应”。

  记者走访过浙江的梦想小镇、云栖小镇、青瓷小镇、巧克力小镇等地,发现这些小镇大多建在城郊接合处,不光产业层次高、人才集聚多,而且景色优美、环境宜人,具有产城融合、带动城乡一体的良好基础。

  为了建设好特色小镇,政府思路一定要清晰。如浙江各级政府在规划引导、设施配套、公共服务、环境保护、制度供给上发力,深化“放管服”“最多跑一次”改革,降低行政成本、提高行政效率,营造更加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

  由此,一批脱胎于“块状经济”抢占优势产业中高端的制造业小镇,突破传统建制街镇的行政区划局限,成为新常态下推动产业创新升级和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重要抓手。

  因为特色小镇,各地的产业由“低小散”升级为“高精尖”。江苏常州的石墨烯小镇、西安世园罗曼小镇、厦门集美汽车小镇、海宁的皮革小镇等,他们都立足于当地的优势产业,在新的平台上引入代表产业高端的研发、设计、时尚等高附加值的产业环节,改变传统工业区“文化沙漠”现象,彰显出独特的人文气质。他们既是产业转型升级的发动机,又是开放共享的孵化器,集聚人才、资本、技术等高端要素,释放“创新”新动能,带动一方产业转型升级。

  “小而美”,“颜值高”,避免“百镇一面”

  同质化严重,特色不鲜明,是特色小镇建设的大忌。那么,怎么做到避免“百镇一面”?

  浙江的经验是,对于特色小镇建设,实施“创建制”,重谋划、轻申报,重实效、轻牌子,上不封顶、下不保底,宽进严定、动态管理,不搞区域平衡、产业平衡。用创建制代替审批制,实施动态调整,彻底改变“争个帽子睡大觉”的旧风气。

  为此,浙江省政府明确“宽进严出”的政策,每年考核,只有合格才能享受相应优惠政策。为避免“百镇一面”,同质竞争,浙江省发改委还建立了省级特色小镇统计指标体系和监测制度,采取一季一通报、一季一现场会、一年一考核、不定期约谈等方式,对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和培育对象开展统一监测。

  浙江省省长袁家军曾表示,浙江特色小镇将一年一大考,健全优胜劣汰机制。今后要把建设实际作为唯一标准,对照要求,该降格的要降格,该警告的要警告,该淘汰的要淘汰。

  对于年度考核不达标的特色小镇,实施退出机制。如奉化滨海养生小镇因为考核不达标,从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对象被降格为省级特色小镇培育对象。到目前为止,共有9个被警告,6个被降格。

  通过3年多的探索建设,浙江特色小镇在管理、考核、评价与规划等方面形成了较为完善与系统的管理体系,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在住建部公布的两批全国特色小镇名单上,浙江共有23个小镇榜上有名,数量居全国第一。

(责任编辑:DF070)

展开全文
本文来源:东方财富网阅读原文
打开APP,获取阅读奖励

点赞

11

为您推荐

湖北黄石:跳出资源找出路

国内经济要闻2018年6月27日

item.articleTitle

武汉夜宵消费全国排第四

国内经济要闻2018年6月27日

item.articleTitle
item.articleTitle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进入客户端书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