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学者前瞻2018年经济形势之二

2018年3月9日 14:49转载

百名学者前瞻2018年经济形势之二

原标题:百名学者前瞻2018年经济形势之二

陈杰:楼市政策平衡是最大挑战

■陈杰 上海财经大学投资系主任

2017年中国GDP增速在近7年首次止跌回升,达到6.9%。宏观经济出现复苏迹象,市场信心明显提振,表现在企业景气指数和企业家信心指数都出现反弹。一方面是全球经济出现复苏带来的利好;另一方面是国内经济调结构初见成效,在2016年大规模去产能去库存之后,2017年主题是补短板下的内需提振,经济活力释放。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政府主要领导人都已经承诺会更加开放和更加推进改革,会有很多政策层面的利好消息,会给宏观经济发展带来比较良好预期的稳定的政策环境。

从外部环境来看,美欧日的经济总体上会继续复苏,会增加对中国经济的外部需求,也会带来美元走强,减少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有助于中国在全球经济格局中更加主动灵活。

在内部经济中,中国高校扩招带来的人才红利继续释放,互联网方面仍然会有很多新产业新产品新模式涌现。人工智能会继续成为风险投资的风口,并有不少新产品落地。十九大后的三大攻坚战都会在2018年更加坚持落实。金融方面的创新会相对谨慎,货币政策会总体保持稳健。环保产业、新能源产业都面临大量发展机遇,传统产业的升级换代中也蕴含了大量的投资空间。新型城镇化战略会在户籍制度和土地制度方面有所突破,撬动房地产业转型发展,和金融结合得更加紧密。大城市房地产市场积压的房价风险仍然不可忽视,而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库存尤其是商办楼宇库存仍然有消化压力。楼市政策如何在走钢丝中保持发展与风险的平衡,是中国2018年宏观经济中的最大挑战。

陈龙:防控金融风险 须加强财政能力建设

■陈龙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2018年我国经济将继续保持稳中向好的总体趋势,但制约高质量发展的问题不容忽视,特别是潜在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值得高度警惕。

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亟须提升财政的风险防控能力,为此,需要在“有为而能非全能型强政府”的理念下,加强财政能力建设,不仅通过财政政策和公共资源的调整,消解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经济根源,而且要加强财政体系的稳健性建设,增强财政应对不确定和“托底”的能力。同时,强化监管能力,明确政府责任,既要积极防范微观金融风险向系统性风险转化,也要避免政府过度承担微观金融风险的成本。

其一,提升财政支持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优化财税政策,完善创新的激励机制,推动经济动能转换。加快调整税制结构,形成有利于创新和实体企业发展的税收环境。削减、收缩国有企业的非主业,使其提升核心竞争力。“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则应通过破产重组、资产处置等方式,降低宏观杠杆率。

其二,提升财政体系稳健能力。一是堵疏结合,防范地方债出现“灰犀牛”。二是加快推进财政体制改革,建立权责明确、激励相容、运转高效的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模式。三是加快地方融资机制改革,建立地方规范的投融资制度。

其三,提升财政应对不确定性和保障能力。优化支出结构和财政资金使用方式,大力压缩行政开支等一般性支出,增加保障性和发展性支出,提高资金的整体配置效益和财政保障能力等。

迟福林:以三大变革推动高质量发展

■迟福林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2018年,经济增长既面临着诸多积极而有利的因素,也面临着一些严峻挑战。需要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的精神,以三大变革推动高质量发展,开好头,起好步,奠定中长期经济发展的坚实基础。谈三点看法。

一、2018年我国经济仍将实现中高速增长。从趋势看,我国经济转型有着相当大的空间。比如,到2020年,我国消费规模将达到45万亿—50万亿元人民币左右,新增市场空间将达10万亿元人民币以上。2020年我国服务业将还有6个点左右的增长空间,约10万亿—12万亿元人民币。展望2018年,消费增长有可能保持在10%的水平;服务业还将保持一个较快的增长速度;外贸企稳的态势初步形成。综合各方面因素考虑,2018年我国经济增速有望达到6.5%左右。

二、2018年需要打好“拆弹”这一仗。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趋势下,决定2018年实际增长的因素主要是防范短期风险。重点要防范金融风险、地方债务风险、实体经济下滑的风险。

三、关键是实现三大变革的重大突破。2018年的经济增长,对2018年—2020年中期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为此,需要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加大力度,在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同时,尽快实现改革开放的重大突破。这需要加快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创新驱动,在发展实体经济上聚力发力,推动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全面开放。为此,要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加快推进重大科技决策制度化、科学化,要提高创新活动效率,加快制造业优化升级,提升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亟待实现对外开放的重大突破。

从屹:结构改善须保持战略定力

■丛屹 天津财经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秘书长

2018年我国总体经济运行将表现出增速回稳和结构改善的特征,但结构性问题仍然突出、内部风险犹存,同时面对日益错综复杂的国际政经形势,外部风险和挑战增加。按照十九大报告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2018年的经济发展,在努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同时,必须保持战略定力并着力化解重大风险。

继续深化供给侧改革。切实推动粗放的增速模式转变为高质量发展模式,既要痛下决心严厉淘汰落后产能、努力创新路径消化过剩产能,也要结合“两化深度融合发展”、“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计划》等路径加力推动产业发展水平不断升级。要高度重视实体经济发展的基础性地位,切实在“降成本”方面进一步出实招,尤其要重视通过“深化市场经济体制改革”降低“体制性成本”,才能激发市场的活力、发挥其在资源配置方面的决定性作用。同时,面对结构调整期的转型压力,要充分重视“改善和保障民生”,做到“社会政策要托底”。

房地产市场仍是虚拟经济风险的重点防范领域。2017年房地产市场治理取得明显成效,一二线城市房价增速明显放缓,但三四线城市仍面临较大的去库存压力,结构性分化的特征仍然明显,仍须进一步构建长效机制稳定房地产市场,促进其回归居住功能的健康发展模式。

防范地方财政赤字扩大化、化解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尽快推进财政体制改革,化解地方债务问题、防止地方财政赤字的扩大化倾向。

丁安华:商品房销售下滑趋势基本确定

■丁安华 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2018年经济下行压力仍存,但供给侧调控之下波幅微小。具体而言,预计2018年消费难有大的起色,但下行空间有限,整体平稳,同时居民追求美好生活意愿加强,消费持续升级。

投资将稳中趋缓。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将是稳中有降格局。基建投资增速大概率承压。商品房销售下滑的趋势基本确定,进一步制约房地产投资反弹。

外贸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将小幅回落。进出口增长依然强劲,但受高基数影响均会转弱。

企业盈利和生产有望继续改善。十九大报告中出现多项可能对实体部门产生深远影响的有利政策,工业部门生产改善有望持续。

通胀将有所上行,但不会构成问题。2018年PPI预计将呈前平后低走势,PPI回落至3%-4%之间,实体企业盈利增长放缓至15%附近。CPI上行但整体可控,预计增速在2.3%以上,阶段性通胀压力再现,一定程度上会限制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

金融监管措施继续加强,相机抉择的人为失误风险不可不防。2018年货币政策将保持“政策定力”,存贷款基准利率大概率不变。地方政府隐性财政扩张将受到严格限制,同时财政政策将更加侧重公平。

建议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自上而下地彻底打破县际竞争模式,加强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以美丽中国和创新中国为目标,加强对环保基建、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智能制造、金融科技、消费升级等领域的支持。

丁茂战:经济发展新动力将持续加大

■丁茂战 国家行政学院信息技术部主任

2017年,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超出预期的好成绩。新旧发展动能权重虽未逆转,但因十九大后转型力度更大,今年经济发展质量提升程度有望好于去年,全年经济运行将继续呈平稳趋好态势。

首先,从增长速度看,多重积极因素将对冲投资下行压力,经济增长的下行空间不大,全年经济有望实现6.8%左右的增速。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持续弱化,这是我国经济进入新时代面对的主要挑战。去年,我国经济增速由前年6.7%回升到6.9%,其中净出口贡献了0.6个百分点。今年,世界经济不会弱于去年,净出口对经济增长还将产生积极贡献,消费会保持稳定增长势头,实现6.8%左右的增长将是大概率。

其次,从发展质量看,转型发展的深度和广度均已今非昔比,加上十九大正向发力,今年经济发展质量会有更大提升。一系列新举措已经或将要发挥更大作用。今年,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面将更广、力度将更大,成效可能比去年更好。

第三,从中长期看,实现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虽任重道远,世界经济也将波云诡谲,但我国经济将波澜不惊、行稳致远。从增长速度看,去年6.9%这样高的增速不具有可持续性。但我国经济发展中的新动力将持续加大,中国特色政治制度优势有利于规避风险。因此,我国经济既缺少进入新增长周期的条件,也没有断崖式下行的可能,将波澜不惊、行稳致远。

董希淼:当前经济基本面不支持加息  

■董希淼 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

2017年,中国经济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2018年,我们应继续稳定政策,深化改革,在保持经济平稳增长的同时推动高质量发展。

宏观政策方面,积极的财政政策将继续减税降费,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货币政策仍会呈现中性略偏紧的态势。当前经济基本面并不支持存贷款基准利率的调升。只有当CPI显著超出预期时,加息才应该进入讨论日程。

经济增长方面,消费仍将成为经济增长的稳定器,消费升级或能创造出新的消费热点;固定资产投资趋缓难超预期,房地产下行周期已确立,但长租房等住房模式的兴起或对开发投资增速的下滑产生支撑;发达经济体屡超预期的强劲增长将持续利好中国出口,新兴市场国家也处在周期上行阶段,外需将对中国2018年增长形成支撑。

价格指数方面,CPI在2017年低基数上同比增速将有所上升,但去杠杆紧缩效应的背景下,压力有限;PPI受2017年高基数的影响,将延续高位回落的态势。

汇率方面,尽管近期人民币走势强劲,但美国经济不弱仍将支撑美元回暖,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总体来看,展望2018年,中国经济有压力也有支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外需向好、财税稳定器以及住房制度改革等都将对2018年经济形成有力支撑。但同时,投资趋缓、金融政策易紧难松、环保督查力度延续、人民币汇率短期走强、贸易摩擦升温等将对经济发展产生不确定性。

2018年,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适应高质量发展,比经济增长速度更重要。高质量发展是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鲜明特征,也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

杜飞轮:五大市场将“不温不火”

■杜飞轮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形势分析与预测室主任

预计2018年经济增长仍将保持在合理区间。一是全球经济逐步走出低谷,为我国经济增长创造了有利外部环境。二是投资增长调整基本到位,消费在结构升级中进一步发挥“稳定器”的作用,出口回暖势头不改,需求面“三驾马车”增速趋向同步,将延续平稳增长态势。三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进入加减法并重的新阶段,新旧动能同步发力为经济保持平稳健康运行提供了坚实基础。四是车市产销回归平稳增长格局,楼市刚需和改善性需求支撑较好,股市总体估值水平较为合理,债市延续波澜不惊运行态势,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基础较为牢固,“五大市场”总体将保持“不温不火”运行态势。此外,价格总水平将温和可控,为市场平稳运行提供了有利条件。

不过,掣肘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中长期结构性矛盾仍较突出,制约短期经济平稳运行的金融风险隐忧、地方债务风险、房地产价格风险等“灰犀牛”风险仍值得重视。为此建议:一是在降成本、促创新方面下功夫,提高实体企业效益。二是在补短板、激活力方面做文章,提高政府和民间投资效率。三是在通渠道、防风险方面求突破,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能。四是在强服务、建机制方面解难题,提高重点领域改革绩效。在促互动、谋协调方面探路子,提高双向开放和区域发展实效。在促就业、惠民生方面出实招,提高社会保障政策功效。

陈运平:高质量发展须重视实体经济

■陈运平 江西师范大学副校长

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要一以贯之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遵循经济发展规律,把握好工作节奏和力度,凝心聚力,固牢6.7%左右的GDP增速,在稳中求进中推动中国经济变道换轨,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第一,高质量发展必须重视实体经济。一是要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发展智能制造、绿色制造,促进制造业的优化升级,提升工业化的发展质量,筑牢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根基。二是深化产教融合,促进教育链、人才链与产业链、创新链有机衔接。三是加大力度推动降费减税,降低企业成本,缓解融资难融资贵,强化实体经济吸引力。四是扩大开放力度,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五是构建去产能的长效机制。

第二,高质量发展必须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数字经济、分享经济成为当前发展最快、创新最活跃、辐射最广泛的经济活动。以新经济为代表的经济新动能会成为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推动经济发展动力变革,是经济高质量的中心工作。

第三,高质量发展必须有强有力的金融支持。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需要发挥金融在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中的重要作用,推动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

第四,高质量发展必须大力培育企业家精神。新时代培育企业家精神最需要做的就是环境再造,保护企业家,充分激活企业家干事创业的动力。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高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展开全文
本文来源:搜狐新闻阅读原文
打开APP,获取阅读奖励

点赞

9

为您推荐
item.articleTitle
item.articleTitle
item.articleTitle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进入客户端书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