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借金融纾线下之困!三只松鼠联合徽商银行推贷款平台:最高贷50万

2019-11-29 11:22
原创
科技

借助金融手段,三只松鼠能否在线下红海中争得一席之地?

/冯超男

三只松鼠之殇在于,一方面,线上的流量红利已触到天花板,另一方面,线下自身造血渠道的不足让其难抵来自竞品的压力。

两年三次IPO,今年7月,三只松鼠征战7年终在创业板挂牌,创始人章燎原“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然而,这“苦尽甘来”的“甘”却言之尚早。

从三只松鼠上市后发布的财报来看,第三季度其虽取得22.03亿元的营收,赢得了53.24%上涨,但同期的净利却遭到“腰斩”,高光背后的短板待补。

“松鼠老爹”章燎原虽名为“燎原”,但其布局的线下的松鼠小店却未有“燎原之势”,与对手良品铺子、来伊份相去甚远,更是有“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突破线下存在的壁垒,近日,三只松鼠宣布,将“手”伸向金融领域。

01 联合银行推贷款平台:助贷+融资担保

11月22日,三只松鼠召开了首届联盟大会暨2020年货节动员大会,聚焦线下用意昭昭。

大会上,三只松鼠的相关负责人宣布,联合徽商银行推出了松鼠小店专属融资平台——松鼠金贝,帮助解决松鼠小店进货资金问题。

公开报道显示,目前,松鼠金贝的业务已在松鼠小店APP上开展,也只针对小店店主开放,总额度为1亿元,每位店主最高可贷50万元,由三只松鼠统一出资担保。

另外,松鼠金贝的借款只能用于进货,并连接银行终端,记入征信体系。

值得一提的是,三只松鼠头顶“互联网零食第一股”的光环,可见线上渠道为其带来名与利,然而若将这名气引到线下,这并未易事。

首当其冲就是资金问题,与支付合作电商平台佣金不同,对本地生活流量的变现,需要将店面租金、仓储物流等成本考虑进去,拓展线下难度较大。

三只松鼠采用联盟的方式,实际上将成本问题转嫁到小店店主。此外,三只松鼠借助金融手段,意在解决店主资金流动性问题。

对于三只松鼠推出融资模式,某业内人士向趣识财经表示,是典型的融资担保,三只松鼠推介自己商户在徽商银行进行借款,并由其自身提供担保。此外,该业内人士还指出一点的是,三只松鼠存在推介行为,符合助贷这种模式。

针对融资担保方式、风控审核的标准等情况,趣识财经就致电三只松鼠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电话,并向公司邮箱发送采访提纲。三只松鼠的相关负责人称,“公司于10月29日召开董事会对此事项审议通过相关议案,具体可关注相关公告”。

据10月29日三只松鼠对外公布的《关于签订合作协议暨对外担保的公告》显示,董事会同意公司与徽商银行签订《松鼠小店主订单贷合作协议》、《最高额保证合同》,及与加盟松鼠小店的经营者个人与三只松鼠(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委托合同》。

具体而言,被担保人为松鼠小店的经营者个人,徽商银行为三只松鼠推荐的小店店主提供采购经销商品的贷款服务,即订单贷。

三只松鼠为在徽商银行办理订单贷业务的松鼠小店主承担担保责任,根据《最高额保证合同》,担保的最高额为5000万。

三只松鼠还会核定小店店主的授信额度,最高不超过50万元,授信期限一年,单笔贷款期限最长不超过12个月。额度有效期内可滚动提用,每次提用金融最高不超过订单金额的100%。

趣识财经注意到,为担保三只松鼠向贷款人承担担保责任后对松鼠小店店主的追偿权得以实现,松鼠小店店主同意向三只松鼠提供反担保,包括动产、抵押财产。

在互联网金融专栏作家毕研广看来,三只松鼠对线下店主提供的融资服务,实际上变相增加店主运营成本。对于零售商来讲,进货和销售渠道相对固定,从而利润是固定的。“这些商户有偿还能力该如何?会不会给借款用户高推?这些都是问题。”

他表示,如果后期借款商户出现坏账,三只松鼠作为担保人,应该履行担保保证义务,这样一来,如果三只松鼠作为担保人的话,其企业征信也会被有明显的标注。如果出现大面积的违约,同样会影响到三只松鼠的征信。

事实上,趣识财经注意到,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对外发布的《通过融担促进普惠信贷研究报告》中指出,民营融资担保机构应主动拓展零售担保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行业内首次提出“零售担保”概念,其意义不言而喻。

不过,北京联合大学教师、看懂研究院专家杨泽云表示,零售担保的客户群体具有明显的长尾特征,客户风险的识别、业务成本的控制是关键挑战。

02 缺乏“造血能力” 第三季净利遭腰斩

2012年,三只松鼠注册成立。相比而言,竞品良品铺子比它大了6岁,来伊份更是诞生于1999年。三只松鼠无疑成为休闲食品领域的后来者。

靠着线上电商起家,三只松鼠在历年双11大风口上顺利起飞,有了如今的名气。不过,三只松鼠上市之路堪为波折,两年三次的IPO,终在今年7月敲开资本市场的大门。

时至今日,三只松鼠市值达到228.05亿元,章燎原因持股39.97%,身价达到91.2亿元。这位“松鼠老爹”成功从卖光碟、服装,做过电工的草根逆袭成为上市公司的老板。

但对于成功上市的三只松鼠而言,渠道单一化一直是其面临的主要问题。

具体而言,2017年3月三只松鼠提交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前五大合作的互联网平台所产生的营收分别为8.92亿元、19.3亿元及39亿元,占营收比重为96.53%、94.35%及88.2%。

或许意识到过度依赖线上的窘境,三只松鼠在2016年9月在芜湖成立首家线下体验店。

章燎原曾在2016年放言,“2017年开出100家、5年内1000家”。不过,最新披露消息显示,投食店90多家,松鼠小店193家。

据公开报道显示,由于扩张速度过快、赶工期,在三只松鼠开第三家体验店时,出现装修问题,章燎原为此带着管理团队“抡锤子砸店”,开店速度由此放慢下来。

由此可见,线下布局的不易。不过,趣识财经注意到,从2016年布局线下至今,三只松鼠营收结构中,电商渠道仍占绝对主导。

以2019年半年度报告为例,三只松鼠形成了“一主两翼”的格局,其中“一主”为电商平台,而“两翼”为投食店、松鼠小店。此外,销售渠道还包括自营APP、团购等。

在今年上半年,三只松鼠电商渠道实现营收40亿元,占比达到88.62%。相比,投食店、松鼠小店仅取得营收2.14亿元、5899.69万元。

纵观历年财报,依靠线上流量,三只松鼠迅速崛起。2015年、2016年,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三只松鼠得以翻倍增长。但自2017年起,两者增长速度还是大幅度下滑。特别是在2018年,三只松鼠取得3.04亿元的净利润,较上年仅增长0.66%。

2019年前三季度,三只松鼠实现营收67.15亿元,同比增长43.79%,净利润2.96亿元,同比增长10.4%。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季度三只松鼠虽取得22亿的营收,同比增长53.24%,但同期的2921万元净利润较上年同期骤减50.95%。同期,三只松鼠销售费用达到4.8亿元,同比增长54.8%。

此外,2019年前三季度,三只松鼠销售费用为14亿元,上年同期达到9.42亿元,同比增长49%。对此,三只松鼠认为,系推广费用及运输费用的增加所致。

由此可见,三只松鼠线上的红利已经见顶,另外对电商平台没有任何议价能力。在三只松鼠销售费用上升同时,也在侵蚀着企业利润。

不光如此,三只松鼠获得政府补贴在逐渐减少,这也是致使净利下降另一原因。

03 结语:活于线下

火于线上,活于线下。据媒体报道,三只松鼠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休闲食品市场规模达数万亿元,但81%市场是在线下,线下仅占19%。三只松鼠急功线下渠道出于这个道理。

值得相比较的是,良品铺子于2006年开设第一家店,早了三只松鼠整整十年,至今有2300家线下门店。另外,截至2019年9月30日,来伊份门店总数达到2746家。

试问,对于不到300家门店三只松鼠而言,借助金融手段,能否在线下红海中争得一席之地?这需要时间考验。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三只松鼠贷款平台金融业务
上一篇:新股首日破发是好事,这个可以有,期待常态化
下一篇:王团长区块链日记747篇:我是万分期待市场能涨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