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93%托育需求未被满足,近万亿市场即将爆发?

2019-11-8 10:46
原创
金融

托育不是早教,早教≠托育

基于深耕托育市场11年的全国连锁品牌“真爱幼幼”在行业中的探索积累,以及FirstInsight极致洞察在教育投资领域的数据支持,11月7日在北京真爱幼幼总部,FirstInsight极致洞察CEO徐彤就“万亿托育市场倍增规则”发布了新政策下的托育行业报告,共同发掘这片市场入托需求强烈,但供给仅满足7%的托育市场。

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以来,我国二孩出生率上涨趋势明显,但0—3岁婴幼儿不敢托管、无处托管等问题成为横亘在双职工家庭模式下的一道难关。近期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明确规定,到2020年,各市建成1—2个具有带动效应、承担一定指导功能的示范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到2025年,全区多元化、多样化、覆盖城乡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基本形成。

广西:入托率增加一个百分点,市场规模扩容约5亿

据广西教育部门统计,广西3岁以下婴幼儿达到230万人。2019年7月,根据教育部门公布数据,广西地区3岁以下婴幼儿实际入托率为3.26%。据FirstInsight极致洞察预测,广西0-3岁入托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广西地区市场规模扩容约5亿元。另外,广西地区目前希望入托的比例达到43.83%,6成以上希望全日制托管。FirstInsight极致洞察CEO徐彤表示,若满足全部入托需求,仅广西则蕴藏着约230亿的市场容量。

广西地区现状趋同,目前全国婴幼儿入托率仅4.1个百分点,但目前市场规模已达930亿元人民币。公开资料显示,预计2025年,托育行业入托率将达到5.5%,市场规模为1567亿元。入托率提高不足2个百分点,市场规模增长近70%,而我国托育市场潜在需求率约33-48%,潜在增长空间巨大。

全日制的托育不课消

早教与托育区别

0—3岁婴幼儿阶段,与托育相得益彰的非早教莫属,而随着早教和托育融合业态的出现,两者之间的界限似乎不再分明。徐彤在报告中指出,周一至周五上课的托育与休息闲暇时间上课的早教结合是提高坪效最好的方式,但其实托育与早教还是泾渭分明的两个行业。首先随着家庭早期消费意识觉醒及双职工成为常态,托育逐渐成为半刚需行业;再者,托育更大程度上节省家长时间,指全日制、半日制等工作日期间的服务,早教服务通常指课程制、计时制服务。

托育市场入局者增多

部分托育品牌源于早期知名早教机构,并逐渐脱离早教行业发展。如东方爱婴旗下的抱抱熊、运动宝贝旗下的mommyhome,除此,部分幼儿园也将触角延伸至托育赛道,而天然的获课年龄入口及全日制的形式都为其提供优势,另外幼教新规出台,幼儿园赛道不得不寻求更多可能,如红黄蓝旗下的亲子园、全优加等。而随着托育行业的兴起,纯托育品牌逐渐展露头角,如郑州起家的“真爱幼幼”,目前透明园所全国遍布600家

近5年,13家企业获投

据FirstInsight极致洞察(ID:ieduclub)统计,2015年至今,早教托管行业合计触发融资事件47起,涉及金额43.83亿人民币。以托育为主的企业在近5年时间,有13家企业获资本青睐。广州发家的新兴托育品牌纽诺育儿自2017年起,连续3年获得融资,袋鼠麻麻、多乐小熊、海盟国际也在近5年时间获2起及以上融资。

2015年至今,托育赛道合计融资金额约2亿元人民币,单起融资金额约千万元人民币。而早教赛道三垒股份33亿收购美吉姆拉高早教行业整体交易金额,同时33亿的交易金额也在资本市场引发较大关注,由此也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整个早教托育赛道在资本市场的发展预期。

托育,完全商业化的市场?

鼓励与规范并行

但0—3岁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更重要的是其服务属性,同时托育与我国生育意愿紧密相连,因此鼓励与规范并行是其良性发展的助推剂。今年5月,《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面世,从全国政策层面推动早教托育行业进入规范发展阶段。《意见》明确要求,2020年前初步建立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法规体系和标准规范体系,并建成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

在国家层面制定相关政策的同时,地方政府也在积极推进,2018年4月,上海市发布“1+2”文件,着力构建幼儿托育服务体系。随后四川、湖北、杭州、内蒙古、广西等也先后发布了相关托育服务指导意见。

政策给市场打了一剂强心剂的同时,也规定了相应的行业标准。从已出台规范省市政策细则对比来看,省市细则在国家相关规定标准的基础上制定了更为详细的规范。其中机构建筑面积、生均建筑面积、服务用房要求、附属用房要求、学生规模、班级编制、育婴师和保育员配比及从业人员要求等方面均有涉及。

商业化市场,民间资本发展潜力巨大

另外,已出台规范省市中,卫生健康委为主管部门,预计不会有教育行业中频繁的行政政策影响。相对而言,托育是完全商业化的市场,并非政府完全主导,民间资本发展潜力巨大且不存在外商投资法限制,本质是服务业而非传统教育行业。而今年7月《关于养老、托育、家政等社区家庭服务业税费优惠政策的公告》的发布,再次给托育行业释放利好信息,公告显示对提供社区养老、托育、家政等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等,进一步利好直营的社区型托育机构。

但目前托育行业依然面临人才培养瓶颈,据统计,中国有44所大专院校开设幼教专业,但是幼教专业和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完全不一样。我国教育大部分投入在大学、中学、小学、学龄前,婴幼儿这个时期几乎是零。面对供需矛盾,市场培育依旧任重道远,因此,近万亿市场如何爆发?因政策而起的窗口越来越近了。

撰文 | 时雨

校审 | 石斛

视觉 | 阿西

版权声明:

本文为【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原创,首发于微信号:极致洞察(微信ID:ieduclub),所有权利均属“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所有。任何主体或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或以其它方式展示、传播上述内容。已获“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授权使用的内容,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它侵权行为,“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教育资讯财经
上一篇:趣头条基于 Flink 的实时平台建设实践
下一篇:百度Q3财报解读:“云+AI”酝酿新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