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

0

东方交易所盘点币圈大佬,宝二爷的“卖肉”人生

2019-7-10 15:20
币圈真言

我希望大家记住,我是这么一个'三俗'分子,只知道挣钱的那种。我对什么自由、民主都不感兴趣,我只对一个事情感兴趣,那就是挣钱。”宝二爷曾在一次社群分享中直言不讳地将自己定位为一个“三俗”分子。

郭宏才,人称宝二爷,英文名chandler Guo,比特币天使投资人,投资涉及:毅航云计算、富国基金、洋洋访谈、比特基金、Btc123.com、Bw.com、Jua.com、比太钱包、bitbank.com等。曾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币圈大佬扑克牌黑桃K。是中国比特币行业在世界的一面旗帜,被人尊称为“比特币的先驱者和领路人”。

 

心里有股不服输的劲,脑子里有个赚钱的梦

 

郭宏才(宝二爷)出生于山西省平遥县,一个中国汉民族地区现存最为完整的千年古城,平遥古城是一个以牛肉而闻名的城市,这个家乡的馈赠在二宝的人生历程中留下过足迹。在同学的印象中宝二爷似乎有着与常人不一样的特质。“二宝脑子活,爱说话,在开学第一天自我介绍时就给大家留下极深的印象。”据郭宏才平遥中学时的同学回忆。

 



在刀郎唱响2002年的第一场雪之后的2003年高考,宝二爷只考了300分,但是对现实不服输的他没有选择继续读书,而是只身前往清华在照澜院安了在北京的第一个家,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徘徊的宝二爷,一边在清华做旁听生去听自己感兴趣的课,一边琢磨着怎么在北京生存下去,积极努力的想着如何赚钱。

 

在清华有什么生意是一个旁听生能做的呢?当时的中国盗版光盘发展特别迅速,宝二爷也加入了倒卖盗版光盘的队伍中,在这件事情上,他和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有着相似的经历,宝二爷从水木BBS上下载了一些盗版音像和资料,刻成光盘去卖,一个月能挣一两万。这是当时根正苗红的清华应届毕业生公司的4倍多。

 

 

在清华随着光盘生意做的有点起色,在清华推行网络电话的时候,宝二爷也拿到了张罗平教授清华网络电话的校园总代。这些生意对于宝二爷来说可以解决生存和生活问题,但是要赚钱,这些都不是他该走的路。后来他离开了清华,开始了“卖肉”之旅。

 

去西藏邂逅人生伴侣,迎来人生的重大转折

 

宝二爷在其安家清华照澜院期间,一个人骑自行车去了西藏,而他和妻子金洋洋也就是在2006年某天深夜的川藏公路上。用金洋洋的话来讲,他们的相遇“是流浪认识的”。那年,金洋洋参加了一次集体骑行活动,从雅安出发,沿着川藏公路一直骑。在返回雅安的路上,她遇到了正一个人蹬着自行车的郭宏才,两人还约好了一个月后在丽江再见。

 



在丽江分别后,金洋洋回了四川绵阳老家。郭宏才有一天突然找上门来,跟她爸爸说,自己是金洋洋的男朋友。金洋洋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即就默认了,她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可能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他了吧”。

 

那时的郭宏才还是个没车没房的普通瘦小伙,金洋洋也只是四川农业大学的学生,当时的他们不会想到,12年后会在美国硅谷做天使投资人,在美国买一万平米的豪宅,买三辆劳斯莱斯。这一切要从宝二爷娶了金洋洋开始说起。

 

2008年,金洋洋大学毕业,两人决定去上海干一番事业。彼时,正是电子商务创业大潮,于是郭宏才将家乡的特产——平遥牛肉,搬上了天猫商城。创业初期,郭宏才与金洋洋租住在上海浦东川沙镇的一个阁楼里,冬天没有暖气,他们只能把装满热水的桶放到房间里取暖,最冷的时候,二人蜷缩在睡袋里过夜。

 

郭宏才和金洋洋携手共度了一段艰难的创业期,遇到困境都咬牙坚持了下来,借着首批天猫入驻商家的优势,生意逐渐有了起色。五年时间过去,他们从无到有,将牛肉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同时还销售山西的各种特产,不仅在天猫商城里拿过销量第一,还是山西地区数一数二的卖家。

 

2013年,不甘于现状的宝二爷在资产拥有一定原始积累的时候回到了北京,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城市,此次回去,他们也正式和比特币结缘。在那个天气晴朗的北京城里,金洋洋怀着第三胎走进了北京一家名为“车库咖啡”的数字货币大佬聚集地,接着认识了在“车库咖啡”传经布道的“传销大师”李笑来。掏了几十万买了比特币,据说当时的成交价是 500 块钱一个。




当时由于宝二爷来北京更多的是深耕牛肉市场,他也不懂比特币,以为妻子被传销的给忽悠了,劝她赶快卖掉。无奈妻子特别看好比特币,死活不肯卖。后面比特币牛市到来,价格持续拉升,宝二爷才意识到这才是他能发财的路。在这点上宝二爷也特别感谢他媳妇,后面采访中也曾提到“我有幸跟着洋洋加入了币圈,其实是洋洋她们先进来的,她们和赵东,李笑来玩的时候,我还没有加入币圈呢”。

 

币圈发家套现出国离场,卖币只为家人的安全

 

正式进入币圈之后,宝二爷开始了他的比特币开挂的人生。

 

2013年3月,宝二爷和老婆金洋洋共同成立了北京金洋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各占50%的股份。2014年7月,更名为金洋洋文化传媒。并开办了比特币第一自媒体《洋洋访谈》,采访币圈的投资人和创业者,记录项目的草创阶段,与他们聊可行性、聊痛点,边聊边学习。

 


紧接着2013年底,他们在网上做了一档“宝二爷手把手教你玩转比特币”的节目,“宝二爷”这个名号算是在币圈逐渐响亮起来了。在这个缺乏意见领袖的年代,他们看到这一大商机。

 

2014年随着市场的活跃,宝二爷联合币圈的大佬在内蒙古建成了当时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矿场远看像个养鸡场,里面全是比特币的矿机,我们每天大概要消耗50万人民币的电费,当时(2014年)能生产出100枚比特币。”这是宝二爷曾经接受采访时说的。他把比特币矿场比作养鸡场。后来随着比特币挖矿的成本不断升高,郭宏才于是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在这段矿场经历中,他和吴忌寒也结下了不解之怨,这在宝二爷2014年5月在Kcash交流群里面的语音分享中得到了验证。

 

2015年,随着熊市来临,宝二爷带着金洋洋,开着一辆30万的国产长城加长车,开始了比特币宣讲之旅,他们走访了中国23个城市,结交了很多朋友,树立了币圈的“草根形象”。“比特币中国行宣讲期间是我们最苦逼的时候。”郭宏才回忆,“当时借了很多钱,但币价却一直跌,压根还不起,只能硬抗。”

 

虽然如此,那段时间的宝二爷始终保持着学习的热情,这些金洋洋都看在眼里,“我眼中的二宝,和你们不太一样,他每天都在学习。他看电影是为了学英语,听故事是为了学段子,他还会听各种人讲课,学习不同行业的的知识。从我俩认识的时候,他就一直保持着持续学习的习惯。”金洋洋回忆道。

 


2016年,宝二爷受邀参加达沃斯论坛,语惊四座,穿着T恤拖鞋,挑战西装革履的金融界人士,在达沃斯论坛上高调发出比特币社区革命的声音,正式加入WINGS基金会顾问委员会。

 

随着比特币行情的好转,宝二爷也收货了诸多财富,但是对于财富的使用,还有对于比特币的坚守,他却道出了现实生活中很多富豪所面临的困境。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开的是四手的普锐斯,丰田的油电混和的那款车,还是四手的。我要是不花掉这些钱,哪天在美国被一个歹徒给抢了,拿枪抵着我,给我老婆发视频说:洋洋,把比特币给交出来,打到这个地址上,要不就把你老公嘣了,我老婆铁定的把币全交出去。

 

现在我就不用担心了,他从我的劳斯莱斯里面把我拽出来,然后我说把你的比特币交出来,我说兄弟没有了,比特币全买豪车了,没有钱了,他说你家里还有,你要不给我老婆打一个视频吧,洋洋一接电话说,钱都买豪宅了,要不这个豪宅你拿去住吧,留我老公一命,还有比特币没有了?没有了,全花了,你看这不就安全了嘛。

 

从卖肉到卖币的转变,宝二爷只是个“三俗”分子

 

全家移民美国的宝二爷,在进入币圈之后,从一个卖牛肉的成功转型成一个卖币的,可是在2019年,宝二爷的频繁活动,有把他推上了风口浪尖,粉丝在被当韭菜割的时候,无不让人回忆起他曾经卖肉的经历,面对如此大的反差,或许大家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宝二爷还是不是那个二宝?

 



2017年的宝二爷意气风发,他有着自己的投资策略:不对任何项目进行投资,仅通过收取项目方1%的代币,该项目就可以使用他的声誉进行宣传,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项目站台。此话一出,宝二爷就被“站台”了高达100个项目。

 

2017年圣诞节当晚分叉比特币,分叉出的币种将被称为比特币上帝(Bitcoin God)。“比特币上帝将在比特币网络的501225区块上执行,这将发生在12月25日,我给所有比特币持有者提供糖果——总数将会是2100万,而不是我占有”,郭宏才通过推特解释道。比特币上帝一度狂拉到5500人民币,然后暴跌阴跌到现在的90元,跌幅超过98%。也就是如果你投入10万元人民币在最高点买入比特币上帝,现在只剩下1636元了。

 



2019年3月13日,AOEX宣布于获币圈名人“宝二爷”100%全资收购。说到AOEX旗下位于澳大利亚堪培拉总部公司、柬埔寨金边、韩国釜山、台湾花莲各节点分部将统一归“宝二爷”所有,且“宝二爷”将亲自坐镇指挥运营。不同于之前仅投资交易所,本次亮点是整体收购。

 

牛市大佬先行,本次收购事件,标志着宝二爷本人将以东南亚为起点,打着“一人一个比特币口号”带领AOEX进军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市场,为全球数字货币用户提供更便捷、安全、高效的数字资产交易所。 

 

但是好景不长,借着IEO东风和宝二爷起家的新交易所AOEX,上演了一个多月就“跑路”的丑剧。紧接着4月26号,宝二爷郭宏才发微博称:我们在收购aoex过程中,对其在尽职调查中发现交易所运行中有诸多问题,决定取消对aoex的收购。请交易所删除关于“宝二爷100%全资收购”的公告!

 



4月28日,宝二爷郭宏才发微博说道,22号至今一直联系不上aoex创始人互豪,经过最近大量走访aoex工作人员,调查表明,创始人互豪在湖南协助警方处理Vtoken的发起人罗红波的VRT案件,但为何失联无人知晓,据aoex员工说冷钱包都是创始人一人管理,需要等他出来才能给用户提币…

 

从宝二爷开始全资收购盘圈第一平台到取消收购不到50天,平台关闭提现,意味着无数币圈投资者进了这个“盘圈”的坑。或许在这个时候,大家才突然发现,自己无形中成了被割的韭菜。

 

现在宝二爷带着他在硅谷的游戏重返币圈,不知道你怎么看?

 

或许我们对于宝二爷本身就不应该有太多的光环,他只是在币圈投资环境中成功的一个典型案例,或许他一直都是在做他自己,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我希望大家记住,我是这么一个'三俗'分子,只知道挣钱的那种。我对什么自由、民主都不感兴趣,我只对一个事情感兴趣,那就是挣钱。”宝二爷曾在一次社群分享中直言不讳地将自己定位为一个“三俗”分子。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交易所宝二爷比特币
上一篇:潘旭东:币权不是股权,一文解读加密货币的投资价值
下一篇:区块链技术带动供应链生态系统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