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医药板块估计兴奋不了太久,因为行业会计检查始终是“利剑在头”

2019-6-17 18:31
金融

6月17日,在诺奖获得者屠呦呦宣布攻克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重大利好刺激之下,今天的医药板块强势高开,午后有所收窄,全天依然上涨0.56%,其中昆药集团、北大医药等多股涨停。但是投资者不要忘记此前6月4日

6月17日,在诺奖获得者屠呦呦宣布攻克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重大利好刺激之下,今天的医药板块强势高开,午后有所收窄,全天依然上涨0.56%,其中昆药集团、北大医药等多股涨停。但是投资者不要忘记此前6月4日,财政部官网发布消息称将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以下简称:会计检查),在随后三个交易日内,A股医药(中信)指数大跌近6个点,该事件的杀伤力可见一斑。至于财政部此次为何直击众多药企“软肋”,市场也是见解不一,有观点认为是康美药业会计造假的持续发酵,也有认为是在为即将落地的第二轮带量采购把好财务这一关。

财政部牵头医药行业会计检查,27家A股药企在列

2019年6月4日,据财政部官网消息披露,财政部将联合国家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司,成立部际协调工作组,按照“双随机、一公开”的要求,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所谓“双随机、一公开”,指的是随机抽取检查对象、随机选派执法检查人员,并及时公开抽查情况及查处结果。

事实上这并不是财政部首次开展的会计检查,早在2017年财政部就对钢铁煤炭行业、互联网行业的部分龙头企业开展过会计检查,检查发现钢铁煤炭行业作为传统行业,部分企业管理比较粗放,在会计核算上在一些问题,如收入、成本、费用跨期核算,信息披露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等;而互联网行业相比钢铁煤炭偏向轻资产运营,股权债权问题、经营范围问题较为突出,较多企业存在转移利润、逃避缴纳税收等缺陷。此次财政部转战医药行业进行专项检查倒是首次,同时联手医保局也可见其重视程度。相关人士表示,由于是医药医疗行业专项检查,因此引入医保局能够为财政部的工作提供更多参考意见。

据有关人士介绍,此次检查的重点内容主要是医药企业费用、成本和收入的真实性。其中包括是否存在以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类发票套取大额现金,通过专家咨询费、研发费、宣传费等方式向医务人员支付回扣以及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返点等现象。若企业被查出问题,将追缴财政资金,还将面临罚款、整改等措施。若会计师事务所被检查出问题,那么也会受到相应的处罚。

据财政部披露,在此前2019年5月14日,财政部监督评价局已经与国家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司共同随机抽取了77户医药企业检查名单。据名单披露,此次检查名单中的77家医药企业涉及恒瑞医药(600276.SH)、复星医药(600196.SH)、上海医药(601607.SH)、步长制药(603858.SH)、华润三九(000999.SZ)、天士力(600535.SH)、奥赛康(002755.SZ)等27家A股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上市公司控股公司或参股公司,另外还有一家药企是港股上市公司石药集团(01093.HK)的子公司。

受此次会计检查的影响,当日A股市场医药板块可谓是哀鸿遍野。据万得数据披露,6月4日消息发布当天,上述上榜的27家A股医药企业中26家股价下跌,多家企业跌停,总市值一天蒸发151亿元。而整个医药板块更是惨烈,当日大跌1.58%,市值蒸发585亿元,随后6月5日、6日持续大跌,三日累计跌幅达到近6%,市值蒸发高达2221.52亿元。

康美药业事件或是“导火索”,上市药企问题频出

那么财政部此次突击会计检查直击药企“软肋”是计划已久,还是另有原因呢?我们认为国内药企的财务问题由来已久,且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医药行业的整体发展,因此财政部此次会计检查应该早有计划,也符合行业的发展需要。而前不久的康美药业财务造假事件很可能加速了此次会计检查的进程,或为其“导火索”。

今年4月30日,A股上市公司康美药业以会计差错为由“抹掉”账下299亿元货币资金,引发市场热议的同时,也使得医药行业的财务问题重回视野。随后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发现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涉嫌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等情形。

那么上市公司中财务存在问题的医药企业仅仅只有康美药业一家吗?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目前国内医药企业重销售、轻研发的现象十分普遍,商业贿赂、销售返点、财务造假等情形更是屡见不鲜。A股目前299家上市药企中,2018年销售费用合计金额高达2518亿元,行业销售费用率高达35%。而A股整体销售费用率是多少呢?仅有3%左右,可见如此高额的销售费用必然也滋生了不少的财务问题。

今年5月伊始,步长制药董事长行贿送女儿入读斯坦福的报道可谓是传遍了各大媒体平台。尽管公司层面第一时间发布公告澄清此事件为实控人个人行为,行贿资金也与公司无关,并不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但反观步长制药近年来高额的销售费用以及诸多员工行贿医院负责人的案件,公司层面的财务合规似乎也有些不尽如人意。

据步长制药2018年的年报披露,公司当年营收136.70亿元,而销售费用就高达80.36亿元,销售费用率占大了近六成。而这部分支出用在了哪儿?是否存在违反法律的“灰色支出”, 公司表示去年共组织市场活动19000 余场次、组织市场调研23000余场次、组织学术交流活动20000余场次,如此高频的活动着实骇人听闻。此外根据公开信息查询了解到,早在2009年步长制药开拓市场时就委托销售经理对某中医院负责人实施行贿,后被抓获;2012年步长制药某业务员将药物因赠与某卫生院负责人药品回扣,导致后者因受贿罪被判处三年;随后2014年某院药品采购副院长又因非法收取公司药品回扣被捕。如此看来,步长制药的“商业贿赂”可是由来已久,步长制药或许不是唯一存在这样情况的药企。

医药行业有关人士表示,目前国内上市药企调剂利润、成本收入造假、商业行贿、医务人员返利等事件频繁发生,有些药企按照零售价15-20%的价格把药品卖给经销商,经销商一般每月统计药方,按照药方上某种药的销售额,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给予10%-15%的回扣,这些都已经成为了医药行业的“潜规则”。信息公开的上市公司大都如此,更何况那些未上市的众多药企,财务问题更是“千疮百孔”。此次财政部与医保局联手查账的方式突击检查药企财务,相信能发现不少猫腻,也有助于净化行业风气。

第二轮仿制药带量采购在即,检查或为其“铺路”?

此外,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在这个时点上财政部突击开展药企会计检查工作,也或是在为即将落地的第二轮仿制药带量采购做准备,一方面可以整顿行业风气,有助于之后各大药企招标时的公平竞争,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医保局更加全面的了解药物成本,使得之后第二轮带量采购的药品定价更加合理。

早在去年12月,首轮“4+7”药品带量采购在四个直辖市以及7个省会与单列城市开展,根据当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中标结果来看,中选的药品都出现了大幅度降价,在列药价平均降幅达52%,其中恩替卡韦降价达到了90%,主流药物恒瑞厄贝沙坦降价60%。截至今年4月,实施近5个月的25种中标药品在11个试点城市中采购总量已经达到了4.38亿片支,采购总金额共5.33亿元人民币,已经超过了此前的预期。由于药价的大幅下降也降低了不少患者的就医成本,因此第二轮带量采购何时落地成为了市场关注的重点。

2019年4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药品集中采购、短缺药供应及医疗救助等工作汇报,要求让更多群众在用药就医上受益。在药品集中采购上,会议强调要进一步推进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加强中标药品质量监管和供应保障,实现降价惠民;认真总结试点经验,及时全面推开。这也意味着第二轮国家带量采购中,试点区域有可能扩大,参与品种有可能增加。此前第一批“4+7”带量采购有31个品种入围,最终25个品种中选。有内部人士透露,预计第二轮带量采购会更多地在抗肿瘤、糖尿病、抗生素中新增品种,已在海外获批上市的产品入围的几率也很大,如华海药业、石药集团有些产品独家过评、且用药金额不算特别大的也入围了。

据Insight一致性评价数据库统计,截至2019年5月底,以及通过或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受理号已经达到280个,涉及126个药物品种与348家药企,另有1117个一致性评价受理号进入审评,其中苯磺酸氨氯地平片最多,受理号数量高达38个。这些品种都有望纳入第二轮带量采购清单。

据业内相关人士预测,第二批带量采购有望在今年9月底之前启动,而在政策制定后,带量采购有望全面铺开,且第二轮带量采购的药品数量以及涉及城市相比第一轮都会有所增加。按照该人士的预测,今年9月份间隔去年12月份第一轮带量采购相隔了9个月,首批品种运行将满3个季度,这段时间应该能够也为相关城市医保部门积累了相当的经验,为下一轮带量采购打下了基础,启动第二轮带量采购试点的条件相对也已经成熟,实施的话也应该是意料之中。

如此看来,此次财政局联手医保局对诸多药企开展会计检查工作或许也是在为第二轮国家带量采购做准备工作。本质上来说,国家带量采购其实也是药企的一种销售途径,要能使得带量采购顺利开展,必须首先净化药企的销售模式与财务体系,公平公正的价格竞争也才可以更大效用的降低药品价格,推动带量采购的实施。

附77家医药企业检查名单: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医药财经会计
上一篇:毛利率持续走低,华阳国际向“包工头”华丽转身
下一篇:债务危机再次爆发,*ST大洲被税务局“保全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