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

0

IPFS创始人胡安·贝内特首次与中国互动,释放了什么信号?

2019-4-20 14:26
科技

就像中本聪之于比特币,V神之于以太坊,胡安·贝内特之于IPFS和Filecoin,也是神一样的存在。

大多数国人对于Juan Benet(胡安·贝内特)的名字感到陌生。是因为他对于国人而言实在太过于低调。

其实,就像中本聪之于比特币,V神之于以太坊,胡安·贝内特之于IPFS和Filecoin,也是神一样的存在。

但由于各种原因,胡安并未像V神、BM等人一样常与国人互动。2019年4月10日,由工信部和深圳市政府主办的《2019深圳国际IPFS分布式存储大会》在深圳会展中心盛大举行,3500多人参会,是迄今为止,国内举行过的规模最大,人数最多,规格最高的IPFS盛会。

IPFS方得社区(IPFS.FUND)作为本次大会的联合主办方,将大会的主旨和重要意义传达给了IPFS官方团队Protocol Labs(协议实验室)。在IPFS社区的盛情邀请下,IPFS创始人胡安·贝内特录制了两段视频作为大会开场祝贺视频,此外IPFS官方团队工作人员也现场连线远程观摩了大会举办情况。

因为史无前例,所以效果轰动。经巴比特、火星财经、深链财经等媒体的传播报道后,事件不断发酵,记者趁此机会联系到了IPFS方得社区的创始人周欢。

周欢告诉我们,这是IPFS官方团队和中国的IPFS从业者的首次正式互动,也是他们第一次为中国的IPFS活动录制祝贺视频,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此举表明IPFS官方团队对于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正在不断攀升,也极大地增强了国内IPFS从业者们的信心。

并且,胡安·贝内特在视频里做出了郑重声明:

1、IPFS官方团队没有与中国的任何个人或组织有合作关系

2、不建议购买任何挖掘硬件,官方的Filecoin挖掘硬件规范尚未发布


IPFS缘起


胡安·贝内特是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博士,他认为自己是上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曾短暂繁荣过的第一场P2P革命的孩子,那场革命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像BitTorrent这样的传播媒体文件的网络推动的。

他在采访中说到:“当时我很清楚,P2P是一件特别的事情。但当时我并不清楚的它的风险有多高。我当时没有意识到我必须接过接力棒,现在轮到我来保护它了。”

Protocol Labs(协议实验室)正是胡安试图接下这根接力棒的尝试,它的第一个项目是对互联网文件系统的彻底改革,这个系统包括我们用来定位网络上网页位置的基本方案。胡安称之为IPFS,这是星际文件系统(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的缩写。

为了支持IPFS,胡安还创建了一个名为Filecoin的系统,该系统将允许用户有效地出租未使用的硬盘空间(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种数据的Airbnb)。

从官网protocol.ai可以了解到,他们属于一个开源组织,项目是开源的。在他们看来,互联网是人类最重要的技术,他们致力于信息的存储、定位和就传输。

IPFS项目的成功,离不开Protocol Labs团队和开源社区的努力,一个项目的成功不可能只依靠个人,开源社区集合了大量的贡献者,将他们的超凡学识和过人技能分享给世界,让项目更加完善并取得突破。每一个项目背后都是贡献者的努力付出的成果。

那么,让胡安·贝内特沉浸其中的分布式存储究竟有哪些好处呢?

第一,它可以去中介化,配置闲散资源,发挥共享经济精神。

第二,用户体验会更好,更稳定。内容存储于分布式存储系统里,它将一个文件切分成很多块,每一个分块石256K,然后保存在不同的节点里面,即使是当时网络不稳定,也不影响公链上内容应用的。而且在访问的时候,系统会自动选择距离使用者最近的,保证更好的用户体验。

第三,解决了内容永久保存的问题。假设我们现在在建立一个节点系统,这个系统里包含一万个节点,每一个主节点至少都是一个Ť或者两个Ť的容纳程度。那最后就会有一万个节点,能存储1万Ť的内容量。这样就可以从技术上减少中间服务器,从而极大程度上减少企业的运营。


听其然并且知其所以然,这是一个极富雄心和野心的项目,周欢告诉我们,IPFS网络于2015年5月上线,现在已经有上百亿的数据在上面存储,上百个应用基于IPFS开发完成。


IPFS在中国


Protocol Labs对于IPFS的推广,算不上多。而让IPFS在中国一举闻名的,是它的激励层Filecoin,凭借30分钟募集2.57亿美元,Filecoin成为了当年的1EO第一名项目,再加上其投资机构皆为世界顶级的投资机构,更让所有知道此项目的人振奋,纷纷嚷着不能错过这趟车。

但是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和推广的缺失,国内的爱好者们对于IPFS和Filecoin项目,基本上都是一知半解,获得的信息很片面,错误信息层出不穷。这个时候,在中国布道频率最多,质量最高的周欢自然而然就成为了“IPFS中国区教父”。

周欢笑言:“教父真的是过誉了,我顶多是个半吊子的教书匠。向大众传播一些正确的IPFS知识,避免更多人上当受骗。”

据了解,周欢在十余个城市都举行过Meet Up,在深链财经、布洛克财经、羊驼区块链、币圈邦德等媒体做过二十余场直播分享,IPFS方得社区公众号原创文章125篇,包括专栏在内,影响人群达百万人。

“我仔细看过你们方得社区的文章,很多干货,也有一些跟市场唱反调的。”记者笑言。

“是的,比如,很多矿机厂商说Filecoin6月上线,我们出来辟谣。矿机厂商说跟协议实验室有合作,我们出来辟谣。干的都是别人不喜欢的事。就拿这次我们邀请胡安拍摄视频一样,因为胡安在视频里说了不建议现在购买挖掘硬件,很多用户看到了都表示听创始人的话,搁置了购买矿机的念头,矿机厂商肯定恨我们啊。”周欢笑道。

“比如像今年2月份跑路的一个叫CAI的项目,星鉴网(国内首家IPFS媒体)在去年12月就曝光过,如果那时候大家看到,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上当受骗。这些事情虽然很得罪人,但是一定得有人做。别人不做,我们做,不能眼睁睁看着IPFS生态被国人玩坏。”周欢补充。

CAI这个事情,记者也有耳闻。

这是一场迄今为止,IPFS圈子里被曝光的最大的一个骗局。是由河南链鑫科技策划的一个骗局,链鑫科技并不向投资者售卖数字货币,而是以卖矿机作为主要手段,作为开采CAI的蜗牛星际服务器,在推出时的宣传是还可以挖IPFS这种主流币,蹭IPFS名气。自己一手打造的矿机、CAI链和新加坡交易所AT。然后在今年2月14日,整个项目崩盘,幕后老板霍东卷款20亿潜逃美国。

“这类事情对IPFS的声誉伤害是极大的。国内有很多人会主动给协议实验室发邮件,所以,协议实验室有可能知道这件事,我的观点是协议实验室尽量多发声,毕竟在这个圈子里,大家只认可他们。”周欢认为项目方对于生态的维护是责无旁贷的。

周欢告诉记者,目前在中国的IPFS圈子里,有几个比较知名的社区、媒体、矿机厂商,应用领域还比较空白。

“特别多的是矿机厂商,全国大概有500多家,很多都是带模式的,所以隐匿在暗处。如果企图不良,这些矿机厂商会是第二个CAI。”周欢摇头。

很能感觉到周欢的无奈,毕竟,任由他布道再多再频繁,也不可能将知识散播到全中国每个省份。有时候,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呼吁更多具备IPFS正确知识的布道者一起为推动IPFS在中国的良性发展做持续不断的努力。

如果说IPFS领域现在被迷雾笼罩,那么周欢就是那个在大雾中领跑的人,前路不平坦,但相信他能用信心治愈恐惧,用行动写就目标。

风越强,树越壮。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IPFSFilecoinIPFS方得社区IPFS.FUNDIPFS周欢
上一篇:阿里996到底要实现什么?女总裁给出解释,京东、小米学不会
下一篇:币盛汇:震惊!数字币交易还能这样预测行情变化!4/19比特币等主流币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