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2019-4-15 17:33
原创
社会热点

自黑洞事件开始,至暗时刻开始降临视觉中国。 在一批基金经理纷纷下调视觉中国估值之后,人民网又站出来倡议主流媒体应在在图片采编、使用和版权交易等方面形成合作。这犹如一只蝴蝶,掀起了一阵风,似有搅动版权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自黑洞事件开始,至暗时刻开始降临视觉中国。

在一批基金经理纷纷下调视觉中国估值之后,人民网又站出来倡议主流媒体应在在图片采编、使用和版权交易等方面形成合作。这犹如一只蝴蝶,掀起了一阵风,似有搅动版权图片市场之意。

无独有偶,视觉中国在上周五面临巨额解禁潮之际,正是新华网、共青团中央纷纷讨伐之时。一时间,视觉中国似乎成为了知识产权界的“毒瘤”。

投资者不禁疑问,视觉中国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它又为何引起广大网民的愤怒?今天,我们将聚焦于这家公司,一起来看看视觉中国的那些事。

01|“采”图片以卖

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视觉中国的模式核心是授权分成,而不是索赔维权。柴继军的意思是他们只是卖图片的。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数据显示,视觉中国在线提供超过2亿张图片,1000万条视频素材和35万首各种曲风的音乐或音效。

财报显示,2014至2018年前三季度,视觉中国营业收入从3.91亿元增长至7.01亿元,净利润从1.43亿元增长至2.26亿元;毛利率从2014年的55.39%一路提升至2018年前三季度的65.86%。

其中,其核心的“视觉内容与服务”这一项目在去年前三季度贡献了81.8%的营收,营收、净利分别同比增长38.48%、43.74%,均高于整体业绩增速。

向摄影师分成,让图片版权也能产生收益,一直是视觉中国一直在标榜的“提高版权意识”。伴随视觉中国高增长的,确实是一个版权意识更健全的市场。

视觉中国部分图片内容来自摄影师,他们之间的关系类似销售代理。摄影师负责创作,视觉中国作为平台负责销售,收入方面分为五五式和四六式,一般而言平台拿的更多。

但实际情况是,视觉中国同样也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侵权”。某公关摄影公司创始人曾发文称,他们曾拍摄了一场新车发布会,并将图片发给媒体使用,最终使用图片的媒体却被视觉中国状告侵权,原来是某媒体将他们拍摄的图片上传到了视觉中国上。

此次事件焦点中的国旗、国徽,以及潘石屹爆料等,都暴露出了视觉中国在审核上存在的问题。在事件发酵后,它也终于开始正视这一问题,柴继军向媒体表示,“出了问题和瑕疵,说明工作还不足,对我们来说,因为是平台,还是得尽责”。

02|“勒索”式维权

其实,在另一端,视觉中国已经做得相当“尽责”,那就是此次事件中被很多人所吐槽的疑似“勒索”式维权。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 资料来源于广发证券

在下游市场,视觉中国传统客户主要为广告行业与媒体行业,根据2018公司半年报,有超过60%收入来自于有承诺的长期协议客户(框架客户)。框架类客户一般为提前预付款的合作形式,但奇怪的是,该公司应收账款账龄情况在增加。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资料来源于东方财富网

数据显示,2014-2017年,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1.507亿元、2.893亿元和3.454亿元,同比增长85.64%、92.06%、19.38和1.98%。细分看,2017年年报披露,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占比为72.8%,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占比为27.2%。到了2018年上半年,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占比下降至57.4%,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上升至42.6%。

视觉中国的长期应收账款账龄上升跟其客户有关,原因有很多种,而该公司进行“维权销售”的方式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视觉中国研发了“鹰眼”系统,这套系统利用全网爬虫、自动图像比对、授权比对自动生成报告等技术,实现精准营销。但有人质疑称,该系统为“钓鱼执法”提供了便利,即放出图片让用户免费使用,然后根据系统找到侵权人进行维权。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在2017年财报中,视觉中国写道:鹰眼“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再陷侵权证据保全等一站式的版权保护服务”。

2017年全年,它通过“鹰眼”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有超过 84%的增长;通过“鹰眼”新增年度协议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 54%。

被鹰眼发现的这些“潜在客户”,大部分或许是侵权客户,正如经纬中国张颖所说,“侵权确实不应该”,但是视觉中国存在的问题在于其报复式的要价。

据用户反馈,视觉中国一张图片单次下载最低60元,漫画、图表等创意类的图片可能在150元。这是一般情况,而一旦被视觉中国起诉,则面临高达几千上万元的索赔金额。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 资料来源于天眼查

从2009年至今,该公司法律诉讼有141条,其旗下两家公司汉华易美涉及法律诉讼4011条,华盖创意涉及法律诉讼8000余条,三家公司涉及纠纷案件共12000余条,其中案由绝大部分为起诉他人公司作品侵权。

总结来说,视觉中国采取维权方式动辄进行高价索赔或者要求下游用户签订包年合同。正如有评论所说,某种程度上,维权成为了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之一。

03|垄断惹的祸?

视觉中国事件的发酵,版权本身不是争议的焦点,焦点是它的方式,以及它给市场带来的影响。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版权保护制度更为健全的欧美、日本市场,图片、音乐等都是版权保护的重点,从实际案例来看,这种平台与中介类组织的版权保护更倾向于保护版权,而非自我盈利。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如上图所示,全球图像存在三个细分市场,包括传统库存图片市场、库存图片市场、其他形式库存图像市场。从三者的特点来看,视觉中国更倾向于以库存图片形式在做着传统市场的活儿,外壳是定价、自助式的电子商务市场(虽然同时也会有定制需求),但定价高,甚至“价格通过谈判而成”。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在美国,或许受版权市场发展阶段较高影响,近年来其图像发展倾向于微利模式。以美国图片公司Shutterstock为例,其采用的是微利图片模式,单词下载收入从2.23元增长到3.13元,稳中有升,但价格并不高。

而反观视觉中国,其毛利、净利润增长的背后,既有国内版权市场的壮大,也有其近乎垄断的市场地位所带来的影响。

视觉中国究竟“病”在哪?

* 资料来源于广发证券

有数据显示,视觉中国占据创意类(商业类)图片50%的市场份额,占据编辑类(媒体类)30%的市场份额。同行业的全景公司侧重于创意类图片,市场份额仅有20%;东方IC侧重编辑图片但市场份额不足10%。

占据着市场的商家往往能赚取更多盈利,可惜的是,视觉中国在业务模式上走错了一步,而这成为了引爆地雷的引子。

在整个交易中,视觉中国攫取了大部分的分成,且在放松图片来源审核的同时,在合同签订之初就将责任风险分散给了摄影师。摄影师签约合同时就约定了,如果照片版权出了问题,摄影师要承担责任,也就是说,如果真正出问题,风险将完全由摄影师承担。

而在另一端,有摄影师反映,对于有的侵权行为,视觉中国在以法律警告之的同时,如果对方选择与其合作签约,很可能不会追究此前的侵权行为,在这一过程中,摄影师的权利被它“无视乃至放弃了”。

除了一开始的共青团出手,引爆话题,随着视觉中国事件的发酵,中央电视台、人民网等国家队下场,或发评论,或给意见,在试图维护国内版权市场的同时,也在强调建立一个更为开放有序的版权市场。

或许正如某位摄影师所说,这次事件要问责的不是图片版权交易,而是视觉中国垄断地位所带来的不正常交易模式,“打破图片行业的垄断局面才会迎来摄影师真正的春天”。

04|结语

“视觉无处不在,视觉服务中国”,被视觉中国当做是企业文化,如今,其“服务”已被打上问号,乃至被贴上“勒索”的标签。

随着版权事件发酵视觉中国股价在4月12日迎来跌停板。屋漏偏逢连夜雨,公司网站也随即暂停了服务。

在笔者看来,保护知识产权无可厚非,毕竟在法律体制的监管下才能出现更多的原创产品。但是对于任何企业而言,法律只是维护商业正义的护身符,但绝不能利用成过度维权,更不能形成霸权,否则,健康的市场将会越来越变味。当图片使用者整日惶恐于法律纠纷之中,谁还有精力去干事?

最好的处理方式是一方面塑造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让原创者提升版权保护,另一方面让平台规范业务模式,让图片使用者用得放心。当原创者、平台、用户之间关系皆呈现良性循环,这才是本次事件给与大家的宝贵经验!

来源:一点财经(ID:yidiancaijing)

作者:杨思湘

编辑:邱   韵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视觉中国知识产权图片版权
上一篇:地王收割机泰禾的艰难时刻
下一篇:独家 | 中国小贷第一股鲈乡小贷死亡:与麦子金服对簿公堂 被85后创业者截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