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

0

从铸币权之争看比特币做货币的可能性

2018-1-5 20:19
原创
前台隐藏百科


若想知道比特币能不能做货币?就必须先了解国家是怎么把铸币权垄断的。在没有国家这个概念之前,民间是可以自由铸币的。


我们先要有个分析国家的基本模型。国家是最终暴力机关,在没有国家之前任何人都可以滥用暴力。生活在一个天天都发生抢窃 、强奸横行的世界财富无法积累,文明无法延续。因此国家是人民共同授权的合理运用暴力的组织形式。国家这个最终暴力威慑人性邪恶的一面,任何人不得滥用暴力,才让人类避免了乱治循环。


货币看上去并不会体现人性恶的一面,人民不应该轻易的把铸币权交给国家吧?历史不存在偶然,历史上几乎每个国家的铸币权最终都归国家,这其中必有什么原因?人性之恶,对理解比特币是不是货币至关重要。


西汉初年,民间是可以自由铸造货币的。王婆泡妞秘籍“潘驴邓小闲”中的“邓”就是指的邓通,坐拥铜矿铸币发财的主。汉初的货币,邓通币成色最好用料最足。然而,民间自由铸币并没有像哈耶克在《货币非国家化》里的论述:“私人铸币,由于互相之间的竞争,不会造成严重的货币超发。”到汉武帝统治时期,还是发生了比较严重的通货膨胀。其中原因正是西汉的贾谊曾指出“奸钱日繁,正钱日亡”的事实。


公元前81年,中国各地贤良汇集长安,举行了一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财经大辩论。其中的一个重要的议题就是铸币权该不该收归国家。正方观点是:国家不可以垄断造币,这是以民争利。桑弘羊是汉武帝实现垄断货币铸造权、建立统一五铢钱制度的主要执行人,他在盐铁会议上极力维护中央垄断货币铸造权的政策。他说:“统一,则民不二也;币由上,则下不疑也”。桑弘羊想收铸币权的最大原因就是当时“奸钱日繁”,各种伪币假币泛滥。民间私人铸币建模能力不行,很容易被伪造。冶炼技术也不行,中国以伴生矿为主,金子是从铜矿里面提取,造成很多金币金含量不足,人民难以辨认。而那些成色好的币,如邓通币则被囤积,或者熔炼后作为造假币的材料。为了抑制人性恶的一面国家再次出面,盐铁会议最终决议货币由国家垄断。


此后,汉武帝颁布法令盗铸诸金钱罪皆死,但是吏民之盗铸白金者任然不可胜数。


 无独有偶,16世纪英国也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在16世纪的英国,贵金属不敷造币使用,必须在新铸造的货币之中加入其他金属成分,故当时市场上就有两种货币,一种是原先不含杂质的货币,另一种是被加入其他金属的货币。虽然两种货币在法律上的价值相等,但人们却能加以辨认,并且储存不含杂质的货币,将含杂质的货币拿去交易流通。故市面上的良币就渐渐被储存而减少流通,市场上就只剩下劣币在交易。伊丽莎白造铸局长提出,也称“格雷欣现象”,他观察:消费者保留储存成色高的货币(贵金属含量高),使用成色低的货币进行市场交易、流通。由于造假币和打磨硬币屡禁不止,英国不得不频繁的货币重铸。


看了两个例子,也许有些人会说,这都是君主制国家。皇帝独大,收回个铸币权算什么?随便杀人都可以。那我们就来看看美国这个自由主义的大本营是什么情况。美国立国的《独立宣言》里明确指出:“各州有自由处理自己的事务”。自由主义的大本营践行了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约有1600家州立的和私人的银行发行货币7000多种面貌各异的法定货币。结果野鸡银行横行,导致大量金融诈骗与经济危机。马克思所观察到的他所在那个年代的经济危机的成因,就是私人银行滥发钞票造成的。


绿色美钞的由来




美国的货币最早可上溯到1690年,马萨诸塞殖民地发行了第一张货币以弥补军事远征的花费,这种做法很快辗转流传到其它殖民地,但因手工雕刻铜版容易磨损、需要不断修版,所以无法保持成品的一致性,结果使不法之徒有了可乘之机,最终伪钞到处泛滥,于是这些票证很快就被废弃了。


1775年马萨诸塞州举行了会谈并于批准发行了总价值为两百万美元的一种可兑换西班牙银元的纸币,称为大陆币(Continental Congress)。但是由于不久又出现了伪钞,因此导致它的价值实用很小,以致在俗话中将不值钱的东西称为“还不如一个大陆币”。


not worth a continental


1861年,为了筹措南北战争的费用,国会立法授权财政部直接发4.5亿元无铸币和黄金担保、不兑现的“即期票据”,俗称“绿背钞” (greenback)。伪造难度较高,成了第一个在美国普及流通的美国货币。由于防伪技术的要求,钞票背面使用了比正面深的绿色,由此被称为“绿背票”。因为卤化银感光剂对绿光最不敏感,绿背钞使用难于照相复制的绿色油墨图案。此后,绿色就成了美国人民心目中代表金钱的颜色。


因为防伪技术,美国人民选择了信任国家统一发行的货币。但是,自由主义大本营的人们一直警惕国家对铸币权的垄断。美国是否需要中央银行经历了100多年的争论,存在于1791-1811年的“第一次美国银行”和存在于1816-1836年的“第二次美国银行”都带有中央银行的性质,曾经发行过纸币,但是这两家银行都因特许经营权到期而停业。1837-1862年,各州获得特许经营权的私有银行都可以按照一定的资本比例发行纸币,这一时期的美元设计多种多样。1863年的《国家银行法》重新将纸币发行权限制在获得国家特许经营权的银行当中。到1870年,约有1638家美国银行获得了发钞权。


最终各种伪币假币泛滥,1907年美国发生银行危机后,野鸡银行大批倒闭,迫使美国国会在1913年通过《联邦储备法》,逐渐建立起联邦储备体系,包括联邦储备系统理事会、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联邦储备银行、3000多家会员银行和三个咨询委员会。它实际上是一个高度复杂的、行使公共目的的私营银行系统,其高级雇员由美国政府任命,而联邦储备银行则属于准公共银行,私人银行可以购买本储备区内的联邦储备银行股票。


美联储从此成为美国的中央银行。理论上,美联储是独立于国家的中央银行,其货币政策不受美国政府影响。总之,这个轮回,哈耶克“货币非国家化”,“多货币竞争”完败,货币自由竞争无法对抗人性恶的一面。自由主义世界的人民有条件的接受了国家垄断铸币权,条件是中央银行独立,泰勒规则和宪政。


此后,美国成了全世界的头号强国,美元成了全世界最坚挺的货币,这也许都得益于美联储独立的不受政府干预的货币政策。可惜好景不长,2008年次贷危机引发金融危机后,美联储一次又一次的量化宽松,又让人们重新认识了美国政府控制铸币权的实质。货币非国家化的争论又起,特别是比特币出现以后,是否一个新的货币体系即将呼之欲出呢?


我们可以看到,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在美国践行失败,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私人之间的互相竞争,并没有形成哈耶克所期望的良性循环,而变成了充满欺诈的乱治循环。金属货币和纸币的形式都未逃脱“劣币驱逐良币”的陷阱。国家在防伪技术和暴力打击造假币的优势下,私人铸币没有丝毫竞争力可言,私人没有很好的防伪设备,也不可能组织打击伪币的力量。人民也渐渐习惯了以国家信用做背书的法币。


比特币的出现,似乎给了货币非国家化一线曙光。比特币从2009年诞生到现在,没有掉进“劣币驱逐良币”的陷阱。2017年1月比特币创出新高8888元时,山寨币哀鸿片野,各种传销币、山寨币、概念币纷纷归零,骗子们没有得逞。得益于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有强大的密码学做支撑,防伪技术是严密的数学逻辑,人类根本无力造假。而且区块链上转账、记账、清算、现金管理一链呵成,无论哪个环节都无人能造次。比特币超一流的防伪技术和不需要国家暴力背书的特性,从理论上保证了货币非国化,私人货币之间良性竞争的基础。比特币似乎有了做货币的可能性。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单一的比特币很容易被人囤积而失去流动性,成为早期持币者发财的工具。币圈闪电之流的买咖啡党(BU党),就有这种货币管制的独裁思想,这种思想对于没有持有比特币的人来说是种剥削,是邪恶人性的体现。这种人性上的邪恶逻辑,又成了人们接受比特币的障碍。


单一比特币虽然越过了“劣币驱逐良币”的陷阱,但是没法越过“囤积效应”这个陷阱,单一的比特币是做不了货币的。


但是,我依然坚信数字货币族群却能构建新的货币体系,能实现哈耶克“货币非国家化”的理想。下一篇,我将重点介绍,数字货币族群作为一个整体是如何跨越“囤积效应”这个人性之恶,而建立比现在更好的世界货币体系。


转自微信公众号:炒币防守术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强品牌”驱动调味品板块进入“分化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