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

10

币圈浮沉记:监管下的蛇鼠牛龙

2018-8-31 10:20
原创
前台隐藏九四

在禁止ICO的高压政策之下,数字货币变形走样,成为网络传销非法募资等不法活动的温床。

所谓正义非黑即白,区块链的世界却不止“0”和“1”。日新月异的科技手段只是工具,积极者用它造福社会,心术不正者用其谋取私利。有人曾这样调侃道:“比特币赋予了‘人人皆可印钱’的能力。只要你手里掌握着区块链技术,你就可以印钱了,至于你印不印,那是你的事儿。” 三言两语之间尽述了现下区块链技术的火爆程度与“币”“链”二者的不可分割。

政府与区块链技术

尽管中国政府与相关部门一向不看好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数字货币,然而各地方政府与企业对区块链技术却充满了无限热情。以国家政策举例,国务院于2017年9月5日发文支持区块链健康发展——我国区块链产业有望走在世界前列。从地方性优惠政策而言,在2018年4月9日,杭州成立的百亿级“雄岸基金”中有30%是政府引导基金。

从以上两面,显而易见国家和地方政府对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和发展持鼓励态度。然而,作为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加密货币的日子似乎就不那么好过了。

币、链与ICO

2017年9月4日,人民银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这标志着中国政府对ICO和加密货币交易实施了全面禁令。

从《公告》表面上看,中国政府似乎在否定区块链和比特币。但事实是,中国正试图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区分开来:正如上文我们提到的,在“94公告”出台仅一天后,其对区块链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

《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国内通过发行代币形式包括首次代币发行(ICO)进行融资的活动大量涌现,投机炒作盛行,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ICO充满泡沫的狂欢盛宴,正式在中国舞台谢幕。

老话常提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登上舞台振臂一呼即圈走上亿资产的又岂能是泛泛之辈。在禁止ICO的高压政策之下,数字货币变形走样,成为网络传销非法募资等不法活动的温床。

监管下的变形

ž· ICO变形

“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大概就是开会了”,用这句话来形容2018开始至今的区块链行业似乎毫不过分。有数据显示,光是在七月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有关区块链的会议、论坛与活动就已经超过了150场次。网易科技调查指出,这些会议,既有各种区块链应用大赛、项目路演以及各种峰会、论坛;也包括一些研讨沙龙、专场讲堂、商业课程。

甚至有会议策划公司直言道,区块链办会如今已是一门独立的生意:“之所以办这些会议其实都是为了炒作。本来没人知道的一个项目,通过去各大会议上露脸、发言,有了展示的机会,让行业知道有这么个东西的存在。之后再经过各个合作媒体的报道和宣发,品牌知名度就顺利打出去了。”以此,最终结果不言而喻:“前景”良好的项目顺利地筹到他们所需的资金。

不难看出,所谓的区块链大会,实质上是为ICO项目吸引投资者:主办方负责策划,项目方带资进场,互联网媒体全网宣发。这或许就是实实在在的韭菜开发三部曲。在各种“利好”消息的有意引导下,投资者成为了镰刀下被割得整整齐齐的韭菜茬子。

· Token变形

国内监管政策的出台,让“发币”消失在了正式舞台,不过,虽然明面上的数字货币交易是违法的,“送”字似乎让一切都成为了可能。为了规避政策带来的风险,行业内通常会采用“卖实体产品,送虚拟币”的模式。

我们援引百家号上关于购车送币的一篇文章,以一家名为“云端易车”的汽车金融公司在其网站上销售的一辆别克威朗为例。

【此款车售价为14.7万元。消费者可以按正常流程,首付3.3万元购车,剩下的钱办理贷款,三年还清。消费者大约向银行贷11万买车;办完贷款后,汽车金融公司会返给消费者价值11万元的Token,与贷款等额。

之后,用户可以在一家叫“美国脉冲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平台,将Token交易成ETH,再通过OTC交易,将ETH兑换成法币,每月还给银行。为了防止消费者一次性将Token全部卖出套现,交易所规定,每天只能解冻千分之一的Token。

理论上,如果Token价格波动不大的话,每月解冻的Token,刚好用于还车贷。这相当于,消费者用首付的价格买了辆车。一旦Token价格上涨,消费者还能多赚些钱;如果下跌,对于纯粹“被赠币”的消费者而言,也没有影响。】

简而言之,购物返币即是消费者在商城购买商品,先与平台客服联系(为了方便联系,商品介绍页面通常会标客服人员电话),付款后相关工作人员联系该消费者在某个期限内以相应比例的代币返回至其交易账户。

按照举例内容:这款车售价为14.7万元,消费者付了14.7万元的现金拿走,平台再返给其14.7万元以上等值的虚拟货币(此处不考虑贬值情况),这才是你真正买的东西。

一方面,这种“购物返币”的形式,表面上躲过了国家政策的监管,实际上还是一种数字货币交易行为。

另一方面,按照举例内容的杠杆平衡设想,卖掉的Token总价格刚好抵消买车花费,消费者相当于一分钱没出得了一辆别克威朗。卖方看似收入了买家支付的买车钱,实则全部返利。

消费者和平台都没有对此项目“负责”的情况下,到底谁来为这个项目买单呢?

买车的消费者在拿到Token之后,会去交易所卖出从而兑换法币按月还给银行。在交易所炒币接盘的玩家,则是负责为整个项目买单的“韭菜老板”。

政策的初衷

虽然区块链号称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但要想达到一个理想的乌托邦世界仍需时间与锤炼。尤其在中国,许多打着“区块链”名义的项目仍是为了赚钱,并且实体落地项目毫无进展。他们利用区块链技术的浪潮,试图在这大浪中淘一捧金沙。

中国社会富裕阶层的资产累积大多来自于生产制造与房地产行业,暴利行业的资产累积尚有条款清晰的法度,项目方、媒体与交易所三方蛇鼠勾结的泥潭则是让人越陷越深的沼泽洼地——尤其是在习惯了大资金进—大资金出的传统投资领域之后。禁令的部分原因是为了阻止这些投资人的资金涌入不法分子的口袋。

在有着“印钞机”之称的区块链与加密货币行业,在清晰完善的法度出台之前,政府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将可能发生的危险剔除。只是保护伞的范围终究是有限度的,行业投资者还需擦亮眼睛仔细辨认,香甜的奶酪固然诱人,捕鼠夹的威力也同样不容小觑。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94专题币圈监管
上一篇:Square Inc.在特朗普总统的首席执行官指控中赢得了创新的加密专利
下一篇:Galaxy Note9正式开启首销,你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