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3

5

一周年,EOS的“9·4劫”

2018-8-31 13:34
转载
本文来源:Blocklike超爱区块链
阅读原文
前台隐藏九四

这一年,对于 EOS 的坚定支持者们来说,「陪伴」是主旋律,无论牛熊始终守候。

让 HelloEOS 创始人梓岑没有想到的是,94 的到来让他有了个新称号——EOS 奶王。 

2017 年 6 月,EOS 伴随 BM 的光环诞生,并热度空前,而随后 94 的到来,却让市场信心遭受重击,EOS 几乎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为了重筑社区信心,梓岑开启了「每日一奶」模式。 

此后一段的低迷期,如梓岑一样的布道者们为 EOS 社区建设添砖加瓦,中国社区越发壮大。一轮牛市过后,EOS 蓄势待发。 

今年开始,超级节点竞选、主网上线、RAM 爆炒……BM 的每个想法都自带市场热度,又争议不断。 

经历了 94 的浴火,EOS 一跃成为整个行业最强势的项目,站在 94 一周年的节点上,让我们把这些故事从头讲起。

94 之殇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恰恰对 EOS 这样纯正海外血统的项目而言,94 政策的打击来得更为致命。 

国内 ICO 平台和项目方们惶恐之下,争先恐后地开始清算退币,而大多数刚刚被前几个月造富神话吸引进来的小白们,被市场雪崩惊得目瞪口呆,疯狂出逃,已成恐慌踩踏之势。 

BM 仍像从前一样,继续埋头以惊人的速度产出代码,对国内监管政策的回应轻描淡写。EOS 选择屏蔽中国 IP,禁止中国用户参与公募,却并没有终止募资进程。事实上,在 EOS 启动之初 Block.one 就已经选择屏蔽美国 IP,禁止美国公民参与公募,在 Block.one 看来,这样的做法已经足够满足监管要求。

 

但此时,面对史上最严厉监管政策和似乎绝无可能回暖的市场行情,大多数国内用户只有一个诉求,「把钱还我,我不玩了」。面对 EOS 不停止募资、不返还资金的做法,被市场血洗到失去理智的社区开始出离愤怒,整个社区开始了对 Block.one 的讨伐,EOS 也从神坛跌落,从最富想象空间的 Blockchain 3.0 旗舰级产品,变成中国市场公认的「流氓」和「骗子」项目。 

自此,HelloEOS 创始人梓岑开始了艰难的「维稳」之旅。他每天只做一件事情,在社区聊天:向社区解释 Block.one 做法的缘由,向社区更新 EOS 的最新进展,跟社区分析 EOS 未来前景。现实却是冷酷严峻的:整个社区已经变得戾气十足,大多数人最后愤愤不平的割肉离开,所有人的热情降至冰点,绝大部分社群陷入死寂…… 

梓岑不希望看到 EOS 的忠实爱好者们在谷底丧失信心,他决定坚持奶 EOS,布道他对 EOS 的理解,带更多人共同走出低谷。他有了新的称呼——奶王,他的「每日一奶」被群友整理成「奶王语录」,被整个币圈项目抄袭传播。 

EOS 和他的朋友们杭州站 梓岑

但是,他对 EOS 的信心从何而来?梓岑说因为 BM 。2014 年,当梓岑还是一个刚刚接触区块链技术的小白用户的时候,就被 BM 的第一个项目——BitShares 所吸引,他认为 BM 不仅是个天才极客,更是一个创造力无限的大师,天马行空的同时,对产品模型的规则设计又精妙无比。从 BitShares 到 Steemit,梓岑一直追随 ,他在 EOS 公开发布之前就知道了 BM 即将启动一个大项目,那就是 EOS。 

梓岑清楚记得,去年 6 月 5 号是他把翻译了 EOS 白皮书,「我们几乎是全天候蹲守,等着项目白皮书发布。当天下午看到白皮书公开,马上通宵翻译发布出来。」随后,他们便开始着手组建 EOS 中国社区,很短时间内就积累到了五万人规模。 

梓岑说:「很多早期参与者的激情被 94 的一记闷棍打得烟消云散,我们当时建立起来的社区,留存率很低。」行情低迷持续了几个月时间,直到 2017 年末大牛市的启动,社区的信心才逐渐恢复,开始重新审视 EOS。梓岑带领 HelloEOS 团队陪着 EOS 一起熬过寒冬,也成长为日后维护 EOS 生态建设的重要力量——超级节点竞选团队。 

而 94 之后,以 EOS 引力区为代表的新兴的 EOS 社区也逐步兴起,这些 EOS 的死忠粉们在寒冬中报团取暖,互相宽慰,如今,他们以成长为 EOS 全球社区中的重要力量。

超级节点之争

超级节点是 BM 设计 EOS 规则里的关键一环,不过它也让 EOS 陷入了另一个漩涡。 

超级节点是 EOS 生态中核心经济体设计。EOS 采用 DPOS 的共识机制,由 EOS 持仓者票选出 21 个超级节点来维护整个网络,投票实时进行,超级节点动态更迭。按照 BM 的设计,当选超级节点的团队必须要时刻以「选民」利益为核心,不然随时可能被票出局。

EOS节点列表

这场全 EOS 持仓者的选举游戏从今年 3 月开始愈演愈烈,随着币圈大 V 老猫的入局,超级节点竞选的声音越来越大,更多币圈利益主体参与其中,这场游戏成了币圈的公共事件。老猫以外,暴走恭亲王、硬币资本、火币矿池等也纷纷发布了竞选宣言,甚至连币圈之外的温州资本也杀入其中,超级节点争夺战火爆超前。 

在很多吃瓜群众看竞选团队竞选时,他们慢慢发现「超级节点」这个游戏普通人根本玩不起。要想竞选成功,必须从外部获得更多的选票,这就需要搞活动进行宣传。而活动得有经费,因为场地、人员都需要花钱。没有相当的号召力、没有资金的团队是没有任何竞争力的,普通人参与这场角逐,无疑是当了陪跑的炮灰。 

EOS 超级节点竞选在中国的盛况是 BM 没想到的,而具有「中国特色」的拉票方式被 BM 坚决抵制。老猫在《风雨飘摇之际,我选择做个超级节点》竞选宣言中说,要把超级节点收益按比例分配给投票的人。这个看似还富于民的方式被 BM 和 Block.one 团队贴上了贿选的标签,继而被抵制。 

为什么 EOS 超级节点竞选在中国如此火爆?有人说是为了经济利益,而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对 EOS 生态投票权的争夺。火币矿池首席执行官曹飞曾说,参与超级节点竞选本身就是挖矿。因为未来挖矿机制可能会发生变化,而 EOS 的 DPOS 机制可能是一个趋势,不是根据算力来决定谁来记账,而是由支持率高的节点来进行记账,火币希望尝试新的方式。 

而欧链竞选超级节点则与本身的业务有较多关联。欧链的切入点是为这些智能合约应用提供数据服务,未来还希望成为一个开源技术平台,他们预计 EOS 上会产生大量的 DAPP 应用,成为超级节点则是切入 EOS 生态的重要入口。

主网上线前后

主网上线,是 EOS 理想照进现实的重要一步。 

为避免 EOS 被美国 SEC 认定为证券化代币,Block.one 团队在项目发起之初便公开声明不会启动主网,而交由社区完成。这意味着人人都可以开启一条主网。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EOS 社区会各自启动一条主网吗? 

梓岑回忆,主网上线前夕,EOS 社区主要的团队商议了一下,决定以整个社区的名义推动一条主网,大家的想法很统一:大家用各自擅长的领域分工合作,而不是一家大包大揽。 

梓岑在社区里留下了这样一句话:EOS 走到现在是一场共识的革命,共识的力量在这一次主网启动过程中的展现应该会记入史册。在社区的推动下,6 月 15 日 EOS 投票率超过 15%,主网激活正式上线,第一批超级节点产生。其中,21 个节点中有 7 家是中国大陆节点。 


一个月后 EOS 主网 TPS 超过 1000,如今已逼近 4000,这个吞吐量级尽管与其白皮书的愿景相差甚远,却已经成为公链产品中的翘楚。EOS 生态短时间内聚拢了众多开发者,在 IMEOS 制作的生态分布图中,Blocklike 超爱区块链发现目前已经有约 200 个项目是基于 EOS 开发,不仅有 EOS 空投查询工具、投票查询工具、项目信息平台,还有 EOS 垂直论坛、开发者资源平台、钱包等等

 

EOS生态图

以区块链投资人王瑞锡为代表的一波人看好 DAPP 开发的潜在市场,比如 RAM。RAM 是 EOS 开发者必备的资源,原本是按照 EOS 持有量进行分配。为了保证 RAM 的流动性,BM 大胆创造了一个 RAM 的交易市场,并且制定了一套玩法。 

王瑞锡认为 EOS 公链对于开发者来说非常的友好,而且是非常能够满足各种 DAPP应用需求。基于 EOS 的应用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会不断涌现,他非常看好 RAM 以后的走势,以 1.8 G 的持仓量成了 RAM 首富。 

RAM 之后,BM 在 Medium 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关于 EOS 资源租赁和租金分配的提案》的文章,提出了更多提供资源流动性的方案,开始对维护 EOS 生态大胆实践,即使一经推出就以引发社区巨大争议。 

这一年,对于 EOS 的坚定支持者们来说,「陪伴」是主旋律,无论牛熊始终守候。 

他们看着 EOS 的成长,并深度参与其生态建设中。他们呵护着 EOS 成长,EOS 也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 

我们不知道 EOS 还能火多久,也不知道是否它是否会众望所归,实现它的使命。但可以预见的是,以 BM 的创造力,在每一个当下,EOS 都有新的热点在悄然酝酿。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EOSBM奶王梓岑
上一篇:罗永浩的子弹究竟要射向谁?
下一篇:9.4一周年:监管之下,去伪存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