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0

0

解密大唐元山:国内第一支市场化另类资产母基金 | 母基金周刊独家

2018-4-13 23:41
转载
本文来源:搜狐新闻
阅读原文
前台隐藏基金

解密大唐元山:国内第一支市场化另类资产母基金 | 母基金周刊独家

原标题:解密大唐元山:国内第一支市场化另类资产母基金 | 母基金周刊独家

美国常青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毕业,国际金融风险管理(FRM)持证人、中级经济师;曾先后任职于美国纽约华尔街苏格兰皇家银行、海岸投资基金、中国投资责任有限公司、中植资本等大型机构。

拥有十一年直接投资经验,在不良资产领域有多年从业经验;同时熟悉资本市场运作,对投资、风控项目管理有着丰富经验。投资管理项目额度超过100亿元。

另类资产,又称不良资产。它是指会计坏账科目中的资产。

不良资产来源以金融企业为主,主要但不限于包括银行的不良资产,政府的不良资产,证券、保险、资金的不良资产,企业的不良资产。

随着国内经济增长放缓,财政和货币政策持续收紧,不良资产的第二波浪潮来袭,酝酿筹备良久的大唐元山另类资产母基金浮出水面。

《母基金周刊》独家采访到大唐元山总经理王柯,解密国内首支市场

化不良资产母基金。

不良资产周期已至

不良资产行业已经发展了二十多年,其最早成为一个投资行为实际上是在1998年的时候。随之而来的2000年前后,第一波不良资产投资管理开始爆发,延续了十几年,直到中国经济增速放快,房地产等领域的高速发展使整个银行的不良率下降。那个时候,政府向市场投放大量资金,银行的放贷行为和M2(广义货币)都形成了一个高峰。

“如果单纯的从体量上看,不良资产投资比任何个一个PE的垂直领域都大的多。”

在2000年的时候,国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先后成立,到了今天他们的规模均已超过万亿。国家对不良资产处置整个导向是积极的。经济放缓下来以后,金融去杠杆一定会带来很多的不良。

“做了去杠杆之后,这些不良资产只能靠市场化来消化。”

据王柯介绍,这一轮不良资产的浪潮,除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外,同时涌现出了很多机构。

“以前都是国家队操作,其他机构也没机会。而这一轮爆发政府则持开放态度。所以整个市场管理人的数量,是呈几何倍数在增长。但同时这一轮的特点是整个市场的量更大了,因为整个中国银行业的发展已经从二十年前来看已经不可想象了。”

目前,不良资产管理,尤其是不良资产母基金面临的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市场。对于母基金而言,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会有着更强的话语权。

“我们现在全国做不良资产基金,虽然是少,但是也有上千只。做不良资产的母基金,只有我们一只。所以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至少目前是一个绝对的买方市场。

所以,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大唐元山出现了。

用直投眼光做母基金

大唐元山的整个团队成员构成,更多来自于直接投资背景。八个人的团队,以王柯本人为核心和代表,有着不良资产处置、地产投资以及直接投资的深厚经验。

“国内不良资产行业之前从来没有过母基金,我们都是从项目摸爬滚打过来的。而且作为不良资产领域的第一支母基金,我们没有经验可循,必须得懂项目,不懂项目没法做。”王柯向《母基金周刊》分享道。

大唐元山作为先行者,首先在行业内提出自己的理念:“要用直投的眼光去做母基金。”

以直投的底蕴作为依托,对于项目的判断就会明锐的感知到项目可能带来的收益。再加上不良资产行业作为一个玩家并不是很多的垂直领域,圈子里大多都是熟人,决策成本和风险就会降低很多。

“投与不投,这次投还是下次投取决于项目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如果只是做一个长周期浮动收益的产品基金,不给投资人带来一定的想象空间,也就没意义了。还不如去做固收。”王柯坦言。

直投的眼光决定了大唐元山要在所有的项目筛选中加入底层资产的尽调。不仅要对于管理人从业绩层面、人员配置、投资策略等传统细分维度进行考核,还要针对于不良资产领域的底层资产尽调,要穿透并落实到项目上。

“你要告诉我你投的什么项目,储备标的有什么亮点,甚至有时候我们会要求管理人先拿下项目。”王柯直言。

四大类别锁定投资标的

对于如此庞大的不良资产蓝海市场而言,行业发展方向预期是良好的。然而折戟蓝海市场的例子也屡见不鲜。如何能抓住机遇,找到有良好盈利预期的资产标的就显得尤为重要。

对于大唐元山不良资产母基金而言,不良资产子基金的甄选方法论是他们必须要总结出来的部分。带着这个问题《母基金周刊》向王柯请教。

王柯向《母基金周刊》展示了大唐元山的投资逻辑。

不良资产两个维度,就是空间和时间。

大唐元山选择的基金大致分为四类:

第一类,四大资管公司旗下的子基金。

他们本身的资源禀赋方面有巨大的优势。这些机构受母公司支持比较强,虽然很大程度上是用自有资金投资,但是去杠杆后,他们的资金链可能会比较紧张,会有对外的融资需求。

不良资产最大的痛点,实际是它后期的投后管理。拥有比如华融、信达这些股东单位的支持,和一些小私募去做一定是不一样的。虽然他们整个投资风格偏保守,整个收益可能不会太给人一些想象空间,但是风险绝对是可控的。

第二类,地方性资产管理公司。

它们成立之初,也是大部分用自有资金在投资,但往往在6-9个月内注册资本就会烧完。而不良资产是个资本密集型行业,注册资本10-20亿只是一个小数目。所以他们现在也在探索基金形式,来自己做管理人,做杠杆。

对他们来说,规模很重要。这一类投资人,我觉得他们的优势就在于他们细分的地域的把握能力很强,地缘优势强。比如在跟政府对话的时候,因为很多这种大的项目重组的时候,政府都会进去干预,而他们便于跟地方政府对话。

第三类,以国企作为股东背景的金控平台或者投资公司。

这些机构,他们的优势就在于他们的综合资源优势。他们以前可能更多是处置或者处理体系内的一些资源,或者是专门做央企的或者是国企的不良资产重组。但是面对这一波红利,只做国企的不良资产管理并不能赚到钱。所以现在这个时间点他们就会通过市场化运作。这一类,我觉得他们更多的优势是在于股东背景

第四类,纯私募基金。

他们灵活,逐利,非常接地气。一般不良资产单体项目能翻好几倍的,都是他们干的。

基于这四类投资标的各自不同的优势,大唐元山通过对其配置,提高不良资产的管理成功率。

投后管理是挑战,机构化才是未来

不良资产作为一种底部资产,其中蕴含着大量的风险和隐患,在风险之下,母基金也同样承担着风险和挑战。

不良资产的投后管理特别复杂。无论是私募还是国有资管公司,决策都是比较轻松的一个环节。资产打包出售的过程可能只有两周决策时间,但是一旦锁定交易,未来就需要至少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处理问题。

“投后管理是非常大的挑战,但是价值也产生于此。对于我们来说,不良资产已经到底部了,你投进去如果你不管它,它就永远在底部停留。”

“你比如说你这个基金,如果你擅长的,你肯定自己会有一些处理。如果你不擅长,或者处理慢的,其实我们可以引入其他的人给你注入资源。我们在全产业链上都有投资布局,可以做到基金缺什么我们补什么,随时可以引入做清收的团队帮你解决问题。”

这也是大唐元山为什么可以自信的说每隔一段时间就能有现金流回来的原因。主动出击是他们解决投后管理挑战的最核心理念。

除此之外,王柯坦言,不良资产行业同时还存在着外部挑战。市场教育的不足会使得投资人对不良资产管理行业认识流于表面,行业内部也存在着很多不规范的现象。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小公司,通过特殊渠道特殊关系来实现单个项目的投资管理。

“机构化一定是趋势,近几年新成立的很多不良资产私募管理公司在今年一定要经历一个洗牌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做了一支这样的母基金。我们会把好的管理人都挑出来,让他们做大做强,通过兼并和淘汰,让这个市场更加规范和理性。”王柯最后讲到。

▲▲▲▲▲

Eyan | 作者

Vicky| 编辑

视觉中国 | 图片

《母基金周刊》

FOF weekly

国内首份针对母基金行业的资讯和服务平台,围绕母基金行业的相关的数据、动态、观点、人物以及深度报道和解读,通过媒体的力量,推动行业发展;同时依托媒体入口,组织培训、咨询、接洽会以及行业峰会,为行业搭建交流平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千氪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上一篇:穆勒因“排放门”提前隐退 迪斯履新大众汽车CEO
下一篇:证监会:铁矿石期货5月4日引入境外交易者